最后一个望气师 第667章 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入夜,东江岸,灯光如星,春风拂面。

    顾星毅单手撑在河栏,侧头看一眼欲言又止的茅小雨,和善笑着鼓励:“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茅小雨讪笑,清清嗓子,左右看了看。

    骆波在家陪客人,她单独把顾星毅约到江边一叙,当然是有目的了。

    “那我,可就有什么说什么啦。”

    顾星毅做个‘请便’的手势。

    茅小雨就凑近一点,带些讨好的笑:“偶像,你是怎么保持容颜不改的啊?”

    “哦?这个嘛。”顾星毅知道她的心思了,故意停顿:“天生的吧?”

    茅小雨才不信呢。

    人世间,多少风吹日晒,就算不见天日,可空气污染,不洁食物入口,她是不相信有人真的可以冻龄的。

    尤其是那些明星们,冻个屁的龄啊?美容院送了不少银子吧。

    “呵呵。偶像,你可真会开玩笑。”茅小雨有求于他,不敢当场甩脸子。

    顾星毅听出她呵的那么不甘不愿,却是笑了:“你别支支吾吾的,说吧,到底想知道什么?”

    “好吧,那我就瞒你了。”茅小雨深吐气,认真:“因为我想跟骆波永远在一起,可我做为凡人,似乎又不太可能。所以,想请教偶像你,有没有长生不老术或者青春永驻的办法。”

    顾星毅好像不意外,看着她,端详片刻:“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骆波啊。”

    “问过了,他并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

    “你就认定他了?”

    茅小雨很肯定:“对,我这辈子就认定他了。我相信自己永远都不会变心。”

    顾星毅撇下嘴,笑:“那他呢?他有没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日子厌烦你了,然后一脚踢开去寻找更年轻更娇美的女人呢?”

    茅小雨面色如常,想了一会,才说:“我不是他,我也不会读心术,我不敢保证他今后会不会变。我只珍惜眼前。退一万步讲,他今后变心了,去追寻更年轻更漂亮的别人,那就好聚好散喽。”

    她又笑了笑,说:“所以我更应该拥有长生不老啊。即使被甩了,我也不亏啊。”

    顾星毅不置可否的挑眉笑笑。

    茅小雨拿不准他这表情是几个意思,正在追问,忽然腰上缠上一双温热的大手。

    她惊回头,对上骆波黑沉的脸。

    “你,你怎么来了?他们呢?”

    骆波搂紧她,淡淡说:“他们,都是自己人,自便就是。”视线转向顾星毅:“我说姓杨的,你给句准话,到底有没有长生不老术?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何必假设一堆有的没的?”

    顾星毅很无辜的摊手:“我假设什么了?”

    “什么未来的某个日子……你这是挑拨离间,滚你的。”骆波真的很生气。

    “这不是事实嘛。”顾星毅讶然反问。

    “事实个屁!”骆波不客气的爆粗:“这个日子永远不会有。下次再让我听到,我对你不客气了。”

    “怎么个不客气法?”顾星毅不屑。

    骆波摸着下巴,言不对题道:“谢婉婉是小雨的表姑,我觉得晚辈,有义务为她的婚姻大事把把关。”

    顾星毅呲牙:“骆波,你这闲事管太宽了吧?”

    “小雨,这叫闲事吗?”骆波亲昵的蹭蹭茅小雨额头。

    茅小雨一脸蒙的摇头:“当然不是。那可是我表姑……”

    “哼。”顾星毅冷笑:“说到这个长生不老……也不是什么难事。”

    骆波和茅小雨一起竖起耳朵看向他。

    顾星毅卖关子,掸掸衣袖,垂眼说:“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告辞了。”

    “哎,偶像,你不能把话说完吗?说一半叫什么事?”茅小雨急了。

    顾星毅扬起脸,笑眯眯:“这可是大事。好吧,不吊你们胃口。等你们成婚那天,我会送一份天底下最美的礼物。静请期待。”

    茅小雨和骆波对视一眼,同时咧嘴笑:“那就,先谢谢啦。”

    ……

    若干年后,茅小雨怀第一个孩子,很是担心了一阵。

    她并不是担心生产艰难,而是:“骆波,孩子,会好好的吧?”

    骆波安慰她:“放心,绝对正常。”

    他可是树妖啊。茅小雨放心才怪。

    她提心吊胆的去做产检,生怕被医生看出什么来。还好,真的一切正常。

    十月怀胎,快生产那几天,茅小雨很想在家里生算了。

    反正,家里生,条件也够,不比医院差。何况骆波一直陪着她,有什么不对劲也好遮掩。

    骆波好说歹说,把她送到城中最好的医院,包了一间产房,请了最有名的妇科大夫接生。

    茅小雨没受什么痛苦就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

    她当然高兴,精神稍好点就检查下孩子的眼睛,发现不是重瞳,这才真正安心。

    又过了两年,茅小雨生下一个女孩。

    第一时间观察女儿的眼睛。

    “太好了,也不是重瞳。”茅小雨放心的躺回床上了。

    骆波吻吻她,笑:“不是重瞳就这么高兴?”

    “对啊,我高兴。”茅小雨摸摸自己的眼睛:“不是重瞳就不用练望气术喽。”

    骆波抱起小小的女儿,微笑:“小雨,刚刚茅老九说了,就算不是重瞳,其实也可以练望气术。”

    “啊?”茅小雨吃惊:“师父他,他想干嘛?”

    “他想,让咱们女儿继续练望气术吧?”

    “想得美!”茅小雨一口否决:“让他找别人去。”

    骆波把女儿放到她身边,认真道:“茅老九可能一年到头有大半时间待国外。他说,如果你不准备收徒,那么,望气术可能就会从你这里失传。”

    “那就失吧?我就当最后一个望气师好啦。”茅小雨毫不心软:“何况,望气术有什么可传承的?”

    骆波顺着她思路想了想,点头:“有道理。”

    “对吧。骆波你想,望气术,对世人来说,是不是可有可无?又不能造福世人又不能产生有用的价值,失传也没什么可惜的,对吧?”

    骆波抚上她的脸,小心翼翼表达惋惜之意:“只是,这门古老神秘的技艺,从此以后,再无传承,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老祖宗们?”

    茅小雨握着他的手,笑的愉悦:“没有对不起老祖宗们啊,这不还有我吗?我会啊。”

    想到顾星毅那份神秘新婚大礼,骆波笑出声:“对,还有我家小雨。”

    永远的,神洲大地,最后一个望气师!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