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在枕边 第510章:完美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晚上回家,果儿抱着自己的小枕头蹲在他们大床上 说要一起睡。

    两人有些无奈但是 又不忍心让她离开。

    最后只能让她留在这儿了,这把小家伙给乐坏了。

    第二天,

    夏晨曦第一个醒过来,侧身看着小家伙横亘在他们中间。一只小手搁在傅南川的脸上,一只小脚搁在他身上,小脑袋枕着傅南川的胳膊,睡得特别安心,夏晨曦不禁的笑了。

    她悄悄的起身去给曦曦冲泡奶粉。

    傅南川今天有个签约仪式,一会儿Emma会过来送衣服。

    她洗漱了一下,倒了一杯水放在傅南川旁边俯身轻吻了一下他,“醒醒拉,Emma一会儿八点就要过来的。”

    傅南川醒过,看着夏晨曦,柔柔一笑,“早安。”

    “早安,快点起床啦,水在这儿要记得喝。”傅南川早上喝一杯水。

    傅南川小心翼翼的将曦曦从自己身上抱到一旁,小家伙哼哧哼哧了两声,睁开一双惺忪泪汪汪的眼睛,伸手要抱抱。

    傅南川对这小家伙一点都没什么抵抗力,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哄了一会儿。

    正在吃早餐,Emma提前了一个小时就过来了。

    “总裁,我们竞标价格被人泄露,德国CTG公司已经和一家OT公司在一小时前签约了。仅仅以…0.1%的优势取胜。”

    傅南川微微蹙眉,“OT能源?”

    “是的,这是一家挂钩在的宋氏集团的小能源公司,而我调查过了,法人代表是……”

    傅南川淡淡道:“宋世恒”

    Emma顿了顿回答道:“是的,总裁。”

    傅南川“嗯”了一声说道:“ 好, 很好。”

    夏晨曦看着他,一手托腮的看着他,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傅南川看看她,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笑说道:“你说呢。”

    夏晨曦哼哼着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傅南川笑了,说道 :“好了,这些事你就不要担心了。 ”

    傅南川从不希望夏晨曦去沾染商场上的那些肮脏的事情, 他只要她每天过得开开心心的就可以了……

    宋氏集团:

    江琴抱着一摞文件走到傅梓骁办公室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声声的争吵声。

    最近因为公司的事,傅梓骁和宋子凌几乎就是天天争吵。

    “好,只要你有办法让他们合作不了,我就把你想要的这个一成股份给你,否则傅梓骁,你以为我爸爸能再让你胡作非为?你已经失去旧城改建计划,我告诉你,要么交出你的股权,要么你就等着被董事会踢出董事局!”

    等宋子凌离开以后,江琴径直的走进傅梓骁的办公室。

    傅梓骁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她看着他稍稍想了想后说道:“你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要不我替你推掉下午的会议?”

    傅梓骁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江琴愣了一下说道:“你给我很多我想要的。”

    傅梓骁看着她,笑笑说道:“你这女孩儿太容易满足了。”?江琴没说话。

    傅梓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把你调到我自己在美国的公司,虽然没有宋氏集团这么家大业大,但是完全可以发展空间。你在我身边也呆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

    江琴看着他说道:“那你呢?你会一起去吗?”

    傅梓骁看着她,笑笑说道:“你帮我去管理我的公司。”

    江琴抿了抿唇,说道:“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傅梓骁看着她说道:“我的事,你别过问。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江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

    ……

    周末,夏晨曦以傅南川未婚妻的身份去参加一个婚宴。

    婚礼是在露天,有婚礼仪式。

    夏晨曦 坐在一个遮阳棚下躲太阳,和靳南在聊天。

    靳南说新娘婚纱是她设计的。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靳南笑着问道,“你的婚纱,是要你师傅呢还是我呢?”?夏晨曦看看她,轻叹一声,说道:“爷爷都还没同意我和南川在一起呢,每次回家,南川 就都被关在大门口,可怜的不得了。”

    靳南笑着说道:“这个到是听他说过,白老爷子确实不好对付啊,他 总算是遇到头疼的事了。”

    夏晨曦叹口气,笑着说道:“等该了结的事情了结以后,我和爷爷再好好谈谈。”

    靳南看着她笑着说道:“直接去国外注册结婚,然后再生个孩子,不信白老爷子不同意。”

    夏晨曦看看她,不禁笑着说道:“说的对,我回去和南川说说。”

    两人碰了碰酒杯,夏晨曦看了看那边红彤彤的一个个盒子问靳南,“那些是什么?”

    靳南看了看小声说道:“昨天是男方聘礼,右边是女方的嫁妆,夸张吧?”

    夏晨曦看着不禁叹口气,说道:“这到底是在炫富还是在结婚呀。”

    ……

    晚上回家,傅南川心疼的伸手撩了一下她额前的头发,“怎么样?累了吧?”

    夏晨曦点点头,“嗯,高跟鞋穿着我脚疼。”

    傅南川让她等一下上床睡觉,去给她打了一盆洗脚水,“来,泡泡脚。”

    夏晨曦看他蹲在自己面前给她按摩着脚,很认真……

    “明天有空吗?”傅南川问道。

    “有呀,想一起吃饭吗?”夏晨曦问道。

    傅南川笑了,说道:“我准备了一份聘礼,这个得让你签字才行。”傅南川笑着说道。

    “聘礼?”夏晨曦噗嗤一声的笑了,“你也要和他们那样乱七八糟的给一堆东西?我不要我只要你就够了。”

    傅南川笑着说道:“不行,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夏晨曦看看他,没办法,说道:“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这么严肃。”

    第二天中午,本来约好和林修去吃烧烤的,只能改天再约了。

    傅南川和她一起吃了点东西,然后直接去律师楼。

    “来这儿做什么?”夏晨曦不解。

    傅南川笑着说道:“我给你的聘礼在这儿啊。”

    来律师楼嘛,基本都能猜到肯定是要过一些还手续什么的……

    夏晨曦看见了傅南川私人律师。其实律师也是分很多种的。有些律师比较擅长打官司,但是有些律师他们就比较擅长管理一些雇主的财产遗产等等。

    这位马律师就是,”夏小姐,您好。这是傅先生口述并签字的一份财产确认书。只要你在上面签字,傅先生名下所有个人财产将一并转到您名下。”

    “什么?”夏晨曦还一愣……

    夏晨曦赶紧看向傅南川。

    傅南川笑笑说道:“签字吧。”

    夏晨曦说道:“这么多,你都给我了,那你呢?”

    傅南川笑着凑到她耳边耳语着说道:“你都是我的了,我还要别的做什么?”说着,傅南川稍稍离开她,笑着说道:“好了,我就这么多了,拿着吧?”

    夏晨曦稍稍翻了翻手里的一摞文件,说道:“好吧,以后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带着你所有财产一走了之。”

    傅南川忍不住的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好。”

    其实推三推四的还真没什么意思,既然傅南川要给她,那就收了下来……

    ……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夏晨曦这一个月,正好是小也暑假, 傅老爷子 需要静养,家里孩子闹腾,夏晨曦就住到了白家,反正傅南川天天都在外面,最近这段时间,他忙得夏晨曦要想见到他,基本都是在视频里。

    “一个人坐在这儿 发什么呆?”林修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夏晨曦靠着他叹口气说道:“最近南川忙得我连和他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最近那个宋世恒因为什么经济案,在被调查,你说,宋世恒会被 绳之以法吗?”

    林修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会的,我相信。你看老天还是长眼的,让你好好的活了下来,那么 我相信,大哥大嫂的仇一定会沉冤得雪的。”

    夏晨曦点了点头。

    宋世恒因为经济犯罪被调查,夏晨曦知道,着都是傅南川在做的。他承若过她,一定会让宋世恒的得到应有的报应。

    ……

    江琴的公寓:

    她推门进去,里面亮着灯。

    傅梓骁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江琴没有想到傅梓骁会来,有些意外。

    她刚去酒吧喝了几杯,有点微醺。

    她摇晃了一下身体,扶住了墙壁,说道:“你来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也刚下应酬。”

    江琴“哦”了一声,但是也没说什么。

    傅梓骁依旧靠在那边,看着她说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江琴闻言看看他,然后她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说道:“嗯,我答应你。”

    傅梓骁说的就是上次和她提过的,去美国替他管理他的那个公司。

    江琴没去看他,径直的走进了浴室,傅梓骁揉揉自己的眉心,沉声说道:“你还年轻,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如果在那边遇到合适的,就别耗着了,知道吗?”

    江琴闻言,也只是“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她稍稍想了想后看着他问道:“宋世恒被调查,是你在和傅南川合谋 ,对吗?”

    傅梓骁看着她,笑笑说道:“这些事,你不用管。”

    江琴点了点头,稍稍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你。”

    傅梓骁看着她,沉默不语 。

    大约又过了七八天后,突然媒体被一则消息炸开了锅。

    宋世恒涉嫌贪污巨大资金,洗钱,买凶杀人等一系列罪名被 警方正式批捕。

    夏晨曦看着这个新闻,惊愕不已 。

    她跑进 了林峰的办公室,指着上面的新闻,“叔叔,你,你看到了吗 , 宋世恒被警方批捕了!”林峰看着她,他点了点头。

    夏晨曦跑上前,用力的抱住了他,顿时失声痛哭……

    20年,20年了,当年的那场血案,警方调去了所有 资料,打开了档案重新审理。

    当年白正奇和他夫人惨死,终于在舆论媒体的见证中,重新翻出来昭雪。

    而辉煌一时的宋家,也 终于在 宋世恒被批捕彻底垮掉……

    ……

    周末,

    夏晨曦一个人带着果儿逛商场,想给两个买点小衣服什么的。

    她路过以前经常江琴一起去光顾的一家奶茶店。

    夏晨曦走过去,买了一杯奶茶,果儿仰着小脑袋要看着她,“妈妈,好喝吗?”

    小也也嘴馋的问道:“妈妈,我能和妹妹喝吗?”

    这种奶茶因为 有茶粉,傅南川不让孩子喝。

    夏晨曦笑着说道:“你们不能喝,爸爸知道了会生气的。”

    果儿努了努小嘴,小也哼哼的说道 :“回家我告诉我爸去,一个人偷喝。”

    夏晨曦瞪了他一眼,“给你喝一口,你回去不准说。”

    “果儿也要。” 果儿蹦跶了两下。

    夏晨曦就是没给她。

    正在这时,正好碰上江琴也来这家店买奶茶,两人相互看了看。

    夏晨曦先开口,说道:“逛街吗?”

    江琴转身示意了一下身后替她拎包的人,她拿过自己的包,对那人说让她拿东西先回去。

    夏晨曦见那人手里大包小包的买了很多东西。

    “有时间吃个午饭吗?”江琴看着她说道。

    夏晨曦点点头,“嗯,好啊。”

    本来她也打算今天一个人找家餐厅,和好好吃午餐的。

    江琴说道:“去以前我们以前常去的那家餐厅吧。”

    夏晨曦没想到她会 要去哪儿,点点头,“好啊,我好久都没有去那边吃饭了。”

    吃饭中,江琴也说到了准备去美国管理傅梓骁的公司。

    夏晨曦说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江琴说道:“傅梓骁已经替我安排好了一切,我最近收拾一下东西,安顿一下我父母,大概最迟月底前吧。傅梓骁也说了,他也会尽快给我安排移民的事,不过我爸妈一时间估计他们也不愿意离开。等我那边安顿好了再说吧。”

    夏晨曦说道:“你放心,我会经常去探望叔叔阿姨的。”

    其实江琴也是希望夏晨曦能帮忙照顾一下她的父母吧,毕竟傅梓骁不可能还帮她照顾父母。

    “多谢。”江琴说道。

    “不用客气。”夏晨曦笑笑。

    江琴的能力能得到傅梓骁的肯定还将他在美国那边的公司交给她去管理,这说明她是有能力的

    两人吃了午餐就分开了,临别前,夏晨曦看着她说道:“什么时候走,记得通知一下我,我去送你。”

    江琴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她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又过了两天,夏晨曦正在白老爷子下象棋,这几天她就天天在老爷子身边陪着他,老爷子开心的整天乐得合不拢嘴,照顾他的保姆也说,他睡梦里都在笑。

    老爷子是真的高兴。

    这时,手机嗡嗡的震动着。

    她看了看手机屏幕,是傅梓骁打过来的。

    这一大早他怎么打电话给她?

    接通,傅梓骁在电话那头说道:“来趟医院吧,江琴……”

    夏晨曦一愣,说道:“江琴怎么了?”

    傅梓骁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她出车祸了,现在正在抢救。”

    夏晨曦闻言,耳朵嗡的一下,“怎,怎么可能!我……”

    傅梓骁电话那头说道:“她现在情况很严重,恐怕……”

    医院:

    夏晨曦在加护病房外看到了傅梓骁,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边,夏晨曦跑过去,一眼就看见了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的江琴。

    夏晨曦用手捂住了嘴,难以置信的摇头,“怎,怎么回事?她,她那天还好好的。”

    傅梓骁没有看她,双手撑在栏杆上,喃喃说道:“她今天早上六点的飞机,本来我说要送她的的,但是她直接自己就去机场了,在机场路上被突然冲出来的一辆卡车给撞了。”他说不下去了,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痛苦不已。

    夏晨曦恍惚了一下神情问道:“那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傅梓骁摇摇头,说道:“医生说,情况很糟糕,她的内脏都有不同程度损伤出血……”

    不过 傅梓骁的话还没有把话说完,监护仪器发出了警报。

    里面的医生立即过去抢救。

    “琴琴……琴琴……”夏晨曦看着里面好几个医生在竭力抢救着……

    江琴的父母也接到了警方和院方的通知,比夏晨曦早过来,情绪十分激动,为了避免他们情绪激动,已经被医生拉到了一旁……

    夏晨曦在重症监护室外徘徊着,看着全身插满管子的江琴,在生死徘徊线上徘徊着,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

    这时,傅南川也来了,他的身后跟着负责的警官。

    “凶手已经抓住了。”傅南川将夏晨曦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一旁的警官说道:“我们经过调查,开车的这个毒贩被人收买,那个人便是 宋子凌,我们已经逮捕了她,现在正在拘留所,等待最终调查结果。”

    傅梓骁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说道:“是我害了江琴,是我……”

    再后来,江琴在重症监护室内抢救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勉强稳定了生命体征,医生说情况并不乐观,得看病人自己的求生意志了……

    但是情况却没有那么糟糕,就像傅南川说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夏日的午后,知了在外面树上吵个不停,两位老爷子却像两个小孩儿指着棋盘吵个不停。

    这样的情况已经有段时间了。

    夏晨曦和傅南川正在楼上,听到声音跑下来,傅明钰摆摆手对他们说道:“又吵到你们了吧?没事没事,这两老家伙在下棋呢。”

    夏晨曦昨天在医院陪江琴陪了一整晚,中午想睡一会儿结果被吵醒了。

    傅南川揽着她的肩膀,心疼的带着她上了楼,说道:“后天我去法国出差,和我一起去吧?最近你照顾江琴也很辛苦了。”

    夏晨曦看看他,点了点头,靠在他身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好。”

    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度,似乎这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基因中的一般。

    傍晚时分,傅南川忙碌完了手里工作,带着 夏晨曦在附近走走。

    他们来到那个旋转木马前,傅南川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被那个旋转木马吸引了视线的夏晨曦,喊了她一声。

    夏晨曦闻声回头看向他。

    傅南川看着她笑笑,随后就看见他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绸缎包裹着的盒子。

    在旋转木马上流转的灯光闪烁下折射出深浅不一的光环,夏晨曦一直看着盒子,“这是……”

    傅南川见她怔愣的样子,轻轻一笑,主动伸手将盒子缓缓打开,盒内一枚钻石戒指安静的躺在黑色绸缎的底座上,在周围流光溢彩的灯光下,钻石戒指呈现出各色的光泽。

    “南川……”夏晨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茫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一时间脑子里都不知道还能去想什么了,确切的说,她最近的脑子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思考的机会。

    傅南川放开她的身体,绕到她的面前,神情虔诚而又坚定,他一手拿着戒指,一手轻轻的拉着夏晨曦的手,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慢慢的单膝下跪,仰着头,就好像仰视着自己心中的女神一般虔诚,“夏晨曦,嫁给我!”

    一些列的动作都显得那么自然,随意,就好像是新手捏来的。

    但若是仔细感觉的话,他的手其实是在轻轻发颤,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下跟女人求婚,第一次亲自为一个女人设计求婚钻戒,天知道他的语气虽然从容淡定.可心里已经开始七上八下,翻江倒海了,他竟然在害怕。

    夏晨曦看着傅南川,张了张又合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这么做,似乎觉得他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你情我愿,似乎结婚这种事在她的思想里早就已经摒弃了,她从来没有去奢望过自己还能这样,这枚戒指来得太突然,突然到已经令她措手不及。

    “你,你快起来,我……我……”夏晨曦手忙脚乱看向自己身边。

    法国人都是崇尚浪漫的,而且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求婚,自然吸引了不少人。

    夏晨曦见人越来越多,顿时慌了神,“傅,傅南川,我,我,我不知道……你快起来,这么多人看着。”流光溢彩的灯光将她慌乱的神情衬托的甚是好看。

    傅南川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勾起了唇角,“答应我,我就起来。”他可毫不在意被人围观。

    “你,你……”夏晨曦看着傅南川,而后再向四周看去,“你先起来再说,好不好?”

    周围人越聚越多,在法国这个浪漫国度,这种行为其实已是见怪不怪.相比凑热闹的心理.人们更多的是希望看到一对恋人能够终成眷属。

    人群中,有人欢呼道,“小姐,答应吧,你不答应一定会后悔的。”

    其他人.也开始迎合着.眼里全都是期待和祝福.

    傅南川单膝跪在那里.唇边开始泛起笑意,低低的柔柔的,温柔而英俊,眼神如水般透着清澄之意,夏晨曦半天没有回应,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吓到了。

    “晨曦,我想给你一个家,我希望这个家是单纯的,有你,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说着,他自嘲了笑了笑,“抱歉,我原本想很多话,但是现在都说出来了。我只想你每天都开心,我希望我能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夏晨曦红唇轻颤,眼睛有些泛红,“南川……”

    “这是我偷偷设计的,一直都想送给你,这是独一无二的,对不起,我想我暂时给不了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但是我能给我全部的心,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你。夏晨曦,嫁给我吧?”

    夏晨曦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这些情话竟然是从傅南川的嘴里说出来,原来也是这么的好听。

    她破涕为笑,她带着哭腔道,“哪有人求婚连花都没有的,人家都还有玫瑰花呢。”

    终于有了突破口,傅南川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他也不禁的笑出声,他认真的看着她,“是不是有了玫瑰花,你就答应?”

    夏晨曦“嗯”了一声点点头,她努力的平复着心中激动,她不停的为自己擦去眼泪,可是眼泪总是不由自己的往下掉。

    傅南川的笑意越加的明显,他依旧跪着,一手却打了一个响指,突然安静的人群骚动了起来。只听一阵轰鸣声,两架直升机升起,随后整个天空开始飘洒下无数的玫瑰花瓣。

    花瓣凝聚成雨,夏晨曦怔愣的仰头看着天空,在灯光下,花瓣就好像是带着翅膀的蝴蝶,在天地间翩然起舞。

    傅南川再一次道,“现在玫瑰花也有了,夏晨曦,嫁给我吧!”

    这一次的声音更加的坚定。

    夏晨曦似乎已经找不到别的什么理由去拒绝,她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她咬了咬唇,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顿时全场围观的人群都热烈的鼓掌和欢呼了起来。

    傅南川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而后他将夏晨曦一把揽进怀中,一个强烈的拥吻,两人久久不放。

    花瓣雨在他们周围飘洒着,旋转木马一边旋转,叮叮咚咚的声音好听极了……

    傅南川将夏晨曦抱起,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夏晨曦!你爱你!”

    ……

    ……

    在所有人都为他们沉浸在欢乐中时,傅南川一把拉住夏晨曦的手臂,“走。”说着,她拉着她转身走出了人群。

    塞纳河畔,灯火璀璨,好多情侣都喜欢在这里约会。

    两人直接是跑过来,夏晨曦双手撑在河堤旁的护栏上,迎面吹来的阵阵清风。

    因为跑步的关系,夏晨曦的呼吸有些不稳,可是傅南川却似乎一点都不喘。

    他从夏晨曦的身后环住,夏晨曦侧身背靠在桥梁上,面对着傅南川,两人凝视对方,似乎沉默了片刻后,傅南川微微俯身,再一次的吻上了她的唇。

    夏晨曦双手揽着他的脖颈,竭力享受着他带给她吻。

    身后不知道是塞纳河上什么地方燃放起了礼花,烟花绚烂多姿,将整个塞纳河都笼罩在其中,仿若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之中。

    两人吻到难分难舍,最后直到不能呼吸了,他们这才不舍的放开彼此。

    傅南川在她耳边轻声道,“明天我们去注册结婚。抱歉,现在不能给你举行婚礼。”

    夏晨曦头微微的倾侧在他的肩膀上,摇摇头,“已经够了,已经够了,南川,谢谢你……”说着说着,她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傅南川轻拍着她的后背,“别哭,傻丫头,哭什么?”

    “没有。”夏晨曦一个劲的摇头。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意外和惊喜。“我才没有哭。”

    傅南川捧着她的脸,用拇指的指腹,轻轻的为她拭去她挂在她脸上泪水,“谢谢你答应我,这几天我都在想,如果你不答应该怎么办。幸好你答应了,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谢谢你。”

    傅南川紧了紧双臂的力道,“晨曦,我不敢说我们还有没有下辈子,我不敢去许诺下辈子,这辈子我们错过太多太多了,我希望我们不要再有遗憾,我们好好的在一起。”

    “嗯。”夏晨曦使劲的点点头。“好,好,我们好好的在一起。”

    一辈子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了,所以不要有太多的顾虑,想做什么就去做,免得以后后悔。

    两人相拥在塞纳河畔,璀璨的灯光下,夏晨曦伸出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呈现出灿烂的光晕。

    “喜欢吗?”

    “嗯。”夏晨曦使劲的点点头,“真的好漂亮。”

    夏晨曦的手指上一直戴着傅南川送给她的订婚戒指,他那时候说, 要用这个订婚戒指去向他换结婚戒指。

    夏晨曦看着戒指,钻石克拉不小,戴在手上的确还能感受道那种的沉重感。

    戒指设计很独特,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一般。

    “恒星。”傅南川轻声道,“我花了很多时间亲自设计的,然后给珠宝设计师照着我要的样子定制出来的,花了很多时间。”

    夏晨曦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有紧紧和他拥抱在一起……

    数月后——

    蔚蓝的大海,雪白色的海岸线,那种如同海中贝壳一般错落有致的陈列在蔚蓝的海岸线旁。

    蓝色的海面,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婚礼在伊兹拉岛举行,离雅典约3个多小时航程,小岛细长细长的,干干净净的小巷里,人们悠闲地在其中穿梭。白的墙、蓝的窗、粉红的屋顶,衬得小岛越发的可爱。小院里不时探出一丛丛红花、紫花,柠檬树上结满了明黄的柠檬果,累累的,压得枝头都弯了。

    婚礼相当的奢华,动用了四台直升机全天候跟踪报道。

    到场的宾客无不是在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还有皇室成员。

    夏晨曦一席雪白简约的抹胸婚纱,款款的走进了会场。

    她穿的正式她刚刚得奖的作品,这是她自己为自己制作的嫁衣。 。

    她挽着林峰的手,林峰代表着她父亲,她踏着红色地毯,在花童的前呼后拥之下,她被带到了她决定将自己的手交出来的那个男人面前。

    傅南川从林峰手里接过夏晨曦的手,竟然那一瞬,他的手是在颤抖的,

    原来他也会紧张。

    他们相互紧了紧彼此的手,相对一笑,这一天,他们都等得太久太久了。

    在温和的阳光下,他们宣读着自己对婚姻的誓言:

    “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夏晨曦,我爱你。”

    夏晨曦红着脸回答道,“傅南川,我也爱你。”

    而后便是全场观礼的人热烈的掌声……当他们彼此为对方戴上结婚戒指的时候,所有陪他们一路走过来的人眼眶都红了,都为他们这来之不易的结果而高兴,而祝福……

    夏晨曦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江琴,她径直的走了过去,将自己手里的花,送给了她了,她看着她,笑着说道:“希望我最好的朋友,能和我一样的幸福。”

    江琴死里逃生,虽然现在还在恢复期,但是傅梓骁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她。

    有时候 ,幸福是在快要失去的时候才会来,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的抓住这个幸福……

    爱,不能轻易放弃。既然爱了,就勇敢去爱吧,或许苦尽了,幸福就在下一个路口等你。

    幸福从来不是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如果你不够勇敢,那么幸福就会离你而去了。所以要勇敢的去抓住。

    如果此时此刻正沉浸在幸福之中,那就永远都不要忘记,现在的幸福,因为以后若是彼此争吵的时候,那就多想想那些在一起最幸福的时刻,这样,或许就不容易分开了,你们说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