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之异世高手 第三百零二十二章 金熠番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看着战友在自己面前死去,金熠的情绪很暴躁,那些该死的人,跑到边境交易武器,太不把我们的主权放在眼里了吧,拿起手里的狙击枪,砰,一个,砰,两个,砰,三个,突然他觉得心里无比畅快,哪怕敌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双目,他依旧没有心慈手软,不断变换着位置,不断猎杀着那些越境的亡命之徒。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实战,第一次见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回到基地的时候教官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仿佛他的脸上有什么需要拆除的定时Zha弹一般,一根汗毛都没有放过,金熠并没有退缩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教官,就跟一见钟情痴迷似得。

    他入伍来这里参加选拔,然后经历了魔鬼式的训练,流过了很多汗,受过很多伤,依旧没有改变他阳光的笑脸,可是今天回到基地他的明媚笑脸突然消失不见,肌肉再也没有产生别的变化,虽然自己没有感觉到不一样,可是熟悉他的教官还是发现了端倪。

    “金熠,批准你休假五天,头一次见血的规矩。”

    “是!”

    他没什么变化的回到了家,见到了金老爷子,这位经历过枪林弹雨的老战士,一眼就发现了他的不一样,情绪上的暴虐,被他死死的压抑着,这些都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第一次见血之后的症状,看着脸庞还稚嫩的小儿子,叹口气对他说:

    “老幺啊,走,陪老爹去菜园子除草去。”

    金熠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跟随金老爷子来到菜园子,按照指示一点一点的清除哪些杂草,看着一脸沉默的儿子,他心里酸楚的很不是滋味,离家之前的幺儿是那么一个阳光的少年,离家不到两年竟然成了这样。

    “那年在战场上,我还年轻,带着一队人马进入敌人的腹地探查地形,本来就要完成任务走出危险地带,可是一个士兵踩到一颗地雷,大家经历过了那么多次的生死,都一直活着,彼此感情很深,我们当时就傻眼了。

    如果不管不顾的丢下战友,我们都做不到,看着他踩着那个地雷,眼神透着一股子决然,准备牺牲自己给战友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你知道吗?老幺,他刚二十岁,年华正是好的时候,我至今还记得他很喜欢笑,整天仿佛不知愁的滋味一般。

    可是老幺,那就是战争,是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地方,即使知道他将会留在敌占区,尸骨无法回到故土安葬,为了自己的祖国也会笑着面对的,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他坚持让我们离开,一直到很远才听到地雷爆炸的声音。

    儿子,我们并不想发生战争,可是总有那些人不安分的野心家,想要挑起战争,虽然现在和平了不少,可是那些争斗却放入了地下,将军难免阵上亡,军人就是保家卫国的,可以奉献自己青Chun热血的,我想那些牺牲的战友们也是含笑九泉的。

    悲愤那都是弱者玩的玩意,军人不用那些虚伪的东西,又不是古代的世家千金,我们只要记住,战友的血不能白白流,战友的生命不能白白流失,一定要血债血偿,练习好杀敌本身,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我们金家没有逃兵。”

    金老爷子也不管他听懂没有听懂,一股脑的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他,除草的聆听着一言不发,手并没有丝毫的停顿,努力认真的干着活,连着两个多小时,他把院子里的杂草都清除的干干净净,站在田间地头,一股子成就感油然而生。

    是啊,自己心有些浮躁了,战友的命不能白白浪费掉,他要继承战友的意愿接着参加战斗,把战友那份也一并完成,他金熠不会服输,不会认命,这是他的祖国,养育自己的伟大的祖国,拿起手里的武器清除一切杂草。

    没有过几天就离开家,继续他的特种兵生涯,以后经历的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沉着冷静的处理突发事件,越来越沉稳,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消失殆尽,除了两只眼睛还能动,他能潜伏在丛林里不吃不喝好几天,像一头等待猎物的猎豹。

    进医院也成了家常便饭,身上零零碎碎的多了不少的伤疤,几年过去了,他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杀伐果断,雷厉风行,出色的完成了众多的棘手任务,军功章虽然无法向世人展示,可是满身的伤疤可以证明。

    随着年龄的增大,家里开始催促着成家,像他这种游走在边缘的人,其实心里压根都没有想过要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子,柴米油盐酱醋茶,他觉得自己天生都是吃这一碗饭的,其他的东西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

    一复一日的过着苦行僧的生活,每天没事的时候就训练擦拭Qiang支,看着战友们互相开玩笑,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个失去了生命的机器,七情六欲都离的很远,有时候看着战友接到女朋友的照片,喜滋滋的模样,他都不是很理解。

    随着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家里开始了围追堵截,见缝插针的想要让自己相看那些他们找来的女孩,百密终有一疏,这天他被自己老爹给卖了,被三姐带着人堵在了屋子里,当时很懊恼,怎么动作慢了一步呢。

    “老五,这是小徐,今年二十二岁,野战医院的护士。”

    “你好!”

    说完两个字就不在吱声,只是瘫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金三姐心里那个气啊,你敢不敢多几个字,啊,你不是皇帝,没有什么金口玉言的,金老幺,我告诉你,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贫农,没有一丝皇家血统的,少在哪里给我摆架子。

    “呵呵,小徐啊,你不要在意啊,我家老五比较木纳,他的意思其实就是看着你挺顺眼的,呵呵,呵呵。”

    说完她还使劲的向金熠使眼色,没想到差点气死自己,人家金老幺压根都没有看自己,自顾自玩着手里的军帽,又不好当面发火,只得尴尬的笑着看向人家姑娘,小徐仿佛很温柔,没有什么脾气,金家三姐更满意了三分。

    “那个,你好,平常你都忙什么?听金姐说你是特种兵,一定很辛苦吧。”

    “保密!”

    又是两个字,差点让金家三姐牙给崩掉,太气人了,她好想捶一顿自己弟弟,小时候挺好的啊,听话乖巧见人都三分笑容,从不知道长大了变成这样子,妈哟,你走的怎么这么早啊,看看老幺都成什么样子啊,一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怎么找媳妇啊,这是要绝后的节奏啊。

    “老幺,怎么说话的,人家小徐又不是你手下的兵,说话注意点。”

    “金姐,没关系,没关系,我不在乎的,人直一点好相处。”

    “姐,你们聊,我有事走了。”

    说完也不在乎别人的情绪,快速的离开家里,坐上车一溜烟的就跑了,金家三姐冲出去,大喊,“金老五,你给我回来!”小徐尴尬的坐在那里,脸色终于不好看起来,她是护士也从没有见过这么难相处的人。

    “小徐啊,真对不住啊,我家老五被我们惯坏了。”

    “没事,金姐,那什么,我今天还约了同事逛街,就不打扰了。”

    “好吧,下次再请你来玩,我送送你。”

    这次的瓮中捉鳖让他很被动了一回,以后再也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可没有哪个美国时间去浪费,跟那些女人墨迹,还不如去靶场喂点子弹呢,那天的哪个叫小徐的,看着就知道虚荣心特别强,根本不是安心过日子的人,他眼睛才没有那么瞎呢,明明是火坑还要眯着眼睛跳。

    他自始至终相信,自己的缘分还没有到来,不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作为一个曾经的狙击手,耐心是首要条件,找不到自己的那盘菜,他就是一辈子孤单也没什么,毕竟他也没有什么浪漫之心,风花雪月的。

    日子就这么一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后来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当时保密单位的头儿,得到他的赏识被作为接班人调离了特种部队,毕竟他的一身伤痛也影响到了任务,不得不告别生活了好几年的部队,进入的一个全新的领域,从头再来。

    他有一颗聪明的大脑,没过多久就完全掌握了流程,头儿也逐渐的把权力下放到他的手里,越来越重的担子,让他既兴奋有担忧,兴奋的是可以大展拳脚,担忧的是怕自己做的不够好,辜负了头儿的知遇之恩。

    每天都是超负荷的工作量,他唯一的乐趣就是找属下谈谈理想,放松一下自己的紧绷的心神,这天他来到发小方天戟开设的餐厅里吃饭,那个小子从小到大都是一位不安分的主,没想到竟然也给他倒腾出这么大的产业。

    吃饱喝足有些内急,就走出包间活动活动筋骨,舒坦的站在洗手池的旁边,洗干净手轻松的走出来,没想到竟然让他碰到一出事故,有个调皮捣蛋的孩子碰到了端着滚烫菜肴的服务生,他刚想走上前,突然一边的女孩子漂亮的动作,把这场灾难轻描淡写的化解掉,心里只剩下一句,好功夫。

    他与她的故事就此展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