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妃子笑:魂惑天下最新章节!

    终究,该来的还是来了。

    半月后,一道废黜太子的诏书打破了这冷清平静的太子府。

    朱祁钰还是做了,他虽然留住了朱见浚的性命,但却无情的把他的太子之位给废了,像扔掉一个精致的茶杯那般轻松。

    他受益身边的太监贿赂朝中各个重要的大臣,只让他们在重建储君的问题上站在他那边,众臣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轻松地就把朱见浚给废了,然后册立自己的亲生儿子朱见济为怀献太子,而朱见浚被废为了沂王,终身幽禁西宫北苑的沂王府中。

    前来宣读圣旨到小九,把圣旨递到朱见浚面前时,声音冷然道:“皇上有命,沂王已经没有权利继续住在太子府了,明日起必须动身搬进沂王府中。”

    朱见浚只是愣愣的点着头,没有过多的言语。当小九走出大殿内时,屋内的所有太监宫女全都跟着走了出去,一个个殷勤地往小九的手里塞着东西。

    贞儿收回眼,不去看那些丑恶的嘴脸,‘树倒猢狲散’的景象一直是宫廷里生存的道理,在他们眼里此刻的朱见浚再也不可能带给他们任何的光明前途了。

    空旷的大殿中,只剩下了贞儿和楣樱,还有被废的朱见浚。

    贞儿走上前,搂过这个过于安静的孩子,给予他更多的安慰。

    朱见浚没有任何表情,眼里只有疑惑和忧虑,他直直的盯着贞儿:“你会和他们一样,离开我吗?”

    贞儿真挚的看着他,坚定道:“不会,奴婢会一直在殿下身边陪着你的。”

    此刻,朱见浚的眼里没有任何废黜后的伤心,而是流光溢彩的抱紧贞儿的脖颈。

    想来,这个只有五岁的孩子应该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怕的只是她会离开他。

    贞儿给以他更温暖的回抱,好让这个孩子不觉得孤单与寂寞。

    夜凉如水,月朗星稀。

    今晚的太子府异常冷清,只因没有人再愿意伺候这个被废掉的皇太子了。

    楣樱端着一碗清粥进来内室,贞儿看着熟睡的朱见浚也就没叫醒,只是让楣樱把粥放到桌上。

    坐在桌前,贞儿握着楣樱的手,柔柔地看着眼前这个灵动的女孩,她还这么年轻,怎能让她跟着自己受苦呢。

    “楣樱,我这有些积攒的碎银子,明儿个你去找小九公公,让他给你谋个好差事吧!”贞儿想着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小女孩,她的心里还真是万分不舍。

    楣樱眸光微沉,眼里有盈盈的波光:“贞儿姐姐,你是不要我了吗?我们可是说好了,就是死,你也不能把我撇下。”

    “不是我不要你,如今你也看到了,太子被废,将来进了沂王府可都是苦日子,你还这么年轻,应该找个有前途的主子。”

    楣樱颤然道:“我才不要,只有跟着姐姐,我的日子才快乐,就算今后的日子再苦,我也要跟你一起同吃同住。”说到最后,楣樱的眼里全是泪了。

    贞儿心软的擦着楣樱脸上的泪:“傻丫头,跟着我你可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楣樱破涕而笑抱着贞儿:“恩,你可是我的如来佛。”

    她们畅快的笑着,谁说这‘人间地狱’里没有姐妹情深,只怪那些人用互相伤害来闵梅了最基本的人性亲情而已。

    一夜之间,西风好像吹散了太子府的千树繁花,零落地如雨般星星点点的铺满整座宫殿,它们好似也知道这里的主人今日就要离开了,全都落落相送。

    贞儿只收拾了简单的行礼,手牵着如今的沂王,身旁跟着楣樱,她们默默地走出了太子府。

    贞儿的思绪回到今早天刚朦朦亮时,孙太后派人接她前去了红寿宫。

    贞儿进了内室里,斑斑的烛光有些昏暗,孙太后有些病容地斜靠在软榻上。

    不容贞儿叩拜,太后就伸手紧紧地拉过她的手,神情悲伤苍老道:“孩子,自从你进了红寿宫,哀家就不曾亏待你,如今,哀家只求你帮哀家好好照顾浚儿,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太后的眼里有祈求地悲戚:“哀家欠你的终有一日会还给你的。”

    贞儿忙跪地叩首:“太后严重了,太后对奴婢一直厚爱有加,您对奴婢的大恩终身也报不完,就是太后不说,奴婢也会终身守在沂王身边不离不弃的照顾,请太后放心,奴婢定会好好照顾沂王的,不负太后的寄托。”

    孙太后激动地眼含着泪,她如释重负又忧心忡忡地握紧贞儿的手:“好孩子,哀家果真没有看错人,只是苦了你了。”

    “奴婢不苦,奴婢只愿太后保重身体,终有一日您还是会见到沂王的。”贞儿坚定道,虽然她不知自己哪里来的自信,但她就是不想看到一个老人如此悲恸欲绝。

    孙太后露出苦苦的笑:“是,哀家一定会等着那一天。”

    ------

    思绪回转,贞儿再次回望了太子府的宫匾,金闪闪地三个大字,在艳阳的照射下,如利剑般刺眼,对有些人来说,这里是高高在上的荣耀殿堂,但对于贞儿来说,这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十八层地狱,生活在这里的人永远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会换新的主人,又什么时候从这里出来的人会骨肉无存。

    ~~~~~~~~~~~~~~~~~~~~~~~~~~~~~~~~~~

    晨夕雾重檐,初日照高墙。

    深秋的清晨乍暖还寒,琨玉秋霜,簌簌的秋风弥漫在沂王府的每个角落,虽萧瑟了些,却依旧阻挡不了小厨房里的暖暖温情。

    “楣樱,快把长寿面端给沂王。”贞儿一边忙活着手里的玉兰松糕,一边吩咐着楣樱。

    今日他们这样的忙活,只因是沂王朱见浚的生诞,贞儿答应过朱见浚会给他过每个生日的。

    楣樱翻炒着锅里的菜:“我实在没工夫呀!”她冲着门口叫道:“芷鸢,别洗菜了,你先把长寿面端进内殿去。”

    只见一个娇小的影子跑了进来,小脸红扑扑的笑着:“知道了楣樱姑姑!”

    她叫芷鸢,是沂王府中最小的宫女,也是跟贞儿她们走的最近的人,芷鸢跟朱见浚是同岁,只因年龄小,常常被人欺负。

    想起刚来到沂王府时,这里简直就是一片废弃已久的破殿,是她和楣樱一点点打扫出来的,直到半月后,内事府才派来了伺候的宫人。

    然而来这里伺候的宫人全都带着鄙夷与冷漠,只因他们没有打理的银两才不情愿地被分到这里的,本就怨恨连连,更别说好好伺候,所以照顾朱见浚的也只有贞儿她们三个而已。

    想着一年来,她们的确吃了不少苦,吃穿用度虽比不过在太子府,但她们却异常地安定快乐,只因这里不再有利益争斗,有的只是与世隔绝的平静。

    正想着,只见朱见浚的小身影溜了小厨房里,他头发松散着,衣服也凌乱的披在身上,贞儿忙低身为他穿戴好,嘴里还嗔怪道:“奴婢都说了好多次了,王爷起床了就在房间里等着,这大寒天的,王爷就这么跑出来,会感冒的。”

    朱见浚老老实实的任由贞儿摆布着,嘴里不悦道:“我醒来后,你们全都不在房间里,都不管我了是不是!”

    贞儿嗔笑了起来,朱见浚这怎么还发王爷脾气了:“好好好,是奴婢的错,今儿个不是王爷的生诞吗,奴婢们这不正给王爷准备好吃的呢!”

    朱见浚眼睛亮亮地看着贞儿:“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是呀!奴婢正让芷鸢给你送长寿面呢。”

    贞儿刚系好朱见浚小袄上的衣带,他就不受控制的挣脱贞儿,一屁股坐在小厨房的桌椅上,一脸开心地看着芷鸢:“不用端到房间里了,我就在这吃!”

    芷鸢也只有领命的把长寿面放到沂王的面前,看着朱见浚高兴劲,她们三个也感染地笑了起来。

    朱见浚美美的吃完长寿面后,走到贞儿旁边:“你这是做什么呢?”

    贞儿捏着手里的面团:“今天是王爷的生日,奴婢在做玉兰松糕,算是给王爷的礼物。”

    贞儿把碾碎的玉兰花瓣裹进面团里,随后又加了些蜂蜜与五仁,最后把面团捏成各种小动物的样子。

    朱见浚看着各种面团动物后也来了兴趣,硬是要跟着一起做。

    他洗净小手后,学着贞儿的样子捏起了面团。

    起初,朱见浚捏的是奇形怪状的,后来贞儿手把手地教他捏面团,朱见浚好像捏的很开心,最后玩心大起了,随手把沾满面粉的小手,抹向了贞儿的脸颊,只见朱见浚开怀的大笑了起来:“贞儿儿姑姑变面人了,哈哈~~~”说完,更过分的抓起面粉就扑向了她。

    贞儿躲着面粉,直到最后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见贞儿没了动静,朱见浚愣住了,他焦急的蹲下身:“贞儿姑姑你怎么了?浚儿惹你不开心了吗?”

    楣樱与芷鸢也紧张的上前查看,楣樱拉过贞儿的手:“是不是面粉进了眼睛里了。”

    就在贞儿抬头之时,她忽然用手中的面粉,扑到他们的身上,尤其在朱见浚的脸上划了两道面粉,快慰地笑道:“小王爷也变成面人了。”

    他们这才知道上当了,各个都竖起了眉毛,楣樱抓起案台上的面粉:“好呀贞儿姐姐,你竟敢骗我们。”说完,就把面粉扑向了贞儿。

    朱见浚和芷鸢也一条心的抓起面粉扑向贞儿,只见不大的小厨房里,瞬间欢声笑语连天。

    贞儿看着朱见浚乐呵呵的小脸,她也乐得遐意,虽然这浪费粮食的举动是不得提倡的,但难得今天是沂王的生日,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承受了很多的波折,不能再让他忘了什么是真正快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