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笑:魂惑天下 第四十一章 同生同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妃子笑:魂惑天下最新章节!

    最近,总有些不好的传闻传进太子府,贞儿也有了些耳闻,竟是皇上要废掉皇太子朱见浚,并让自己的儿子来取代太子之位。

    贞儿终日变得惶惶不安,她并不是怕朱见浚被废掉后,会有苦日子等着自己,而是这废掉储君会给朱见浚带来的伤害是非常之大,历代的教训告知过人们,这废太子就等于一废到底,终身无用。

    自从废太子的消息传出后,太子府的宫女太监也开始变本加厉的排斥皇太子,在他们眼里,这废太子是早晚的事。

    这日,贞儿刚从内务府出来,就看见楣樱气喘吁吁的跑来,一脸急迫不堪:“贞儿姐姐,快,快回太子府,皇上亲临太子府,一进宫门,就命人把太子殿下关进了内殿里。”

    贞儿忙把手中的东西交到了楣樱的手里,想也没想的加快脚步冲回太子府,神情极度焦躁不安。

    等贞儿到了太子府,所有的宫人们大气都不敢喘地垂首恭敬地站在殿中,贞儿喘着粗气,稳定了下情绪后,轻步走进大殿内,抬头正看见皇上端坐在金銮椅上。

    贞儿谨小慎微地跪地叩拜:“奴婢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头上方迟迟都没传来皇上的声音,贞儿紧张地心脏好似跳到了嗓子眼处。

    过了有一会,朱祁钰闷哼了一声,他禀退了所有的宫人,大殿内只留下贞儿和小九。

    久久的,朱祁钰命令道:“抬起头来!”

    贞儿乖乖地抬起头,看向高高在上的天子。

    朱祁钰淡漠地开口道:“你可知道朕此来的目的。”

    贞儿认真的注视着他:“奴婢知道,皇上是来废掉太子的。”

    他哼笑了两声:“你猜对了一半。”他站起身走向贞儿,手指温柔的抬起她的下颚:“我不仅是来废掉太子,而且还要杀了这个祸害。”在朱祁钰的眼里有昭然若揭的杀意。

    贞儿恐慌地抽动了一下眼角:“如若皇上杀了太子殿下,只会让天下人耻骂皇上残酷无情,天背人愿,连自己的亲侄子也要嗜杀。”

    朱祁钰无所谓的冷笑着:“你觉得朕会怕他们的谩骂吗?”

    贞儿不卑不亢坚定道:“如今皇上能高坐皇位全是孙太后的支持,您曾答应过太后会稳住太子之位的,皇上若是反悔,岂不是不忠不义。”

    朱祁钰怒气地捏紧了我的下颚:“当你们无情地残害妙儿的时候,可曾想过朕为何这样不忠不义,论起残酷,你们不比朕差。”

    贞儿知道自己没理,但还是坚毅道:“奴婢承认自己曾杀害了无辜的人,也深知自己终究会得到报应,如若皇上杀了皇太子,奴婢相信,终有一天也会报应缠身。”

    “哈哈~~”朱祁钰狂笑着,狠戾地瞪着贞儿:“你以为你会吓到朕吗,朕才不怕报应呢。”说完狠狠的把贞儿甩到地上,回身坐回椅子上,疾言厉色道:“把太子带出来。”

    只见内室里,两个太监拎着皇太子走了出来,此时的朱见浚早已吓到满脸是泪,因嘴上捂着手帕,他只能发出呜咽的抽搐声,在见到贞儿时,只想冲向她,但却无能无力地任人抓着。

    看着朱见浚带雨梨花的小脸,贞儿心痛不已,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为何要受这般折磨,贞儿跪到皇上面前:“皇上,太子还只是个孩子,请皇上手下留情。”

    朱祁钰冷严道:“朕曾经说过,你一定会后悔自己投错了主,后悔自己的终身选择。”

    贞儿看向朱祁钰,他一脸的冷峻残嗜,贞儿知道他这是下定决心了,终究他挥出了无情的手背,朝着太监下达了命令,只见架着朱见浚的太监,毫不留情的双手掐向了太子的脖子。

    贞儿错愕的惊叫了一声,卑微地跪求皇上饶命,但却无用,朱祁钰完全漠视他,贞儿看着朱见浚的小脸慢慢的变得清白,终于,她却变的异常冷静。

    只见贞儿拿出早已藏身的短匕,小九慌张地挡在皇上面前:“大胆,你是要行刺皇上吗?”

    贞儿冷笑着:“奴婢岂敢,这把匕首是奴婢为自己准备的,奴婢曾答应过太子殿下会一直照顾他。”她看向朱见浚,眼里有着淡淡的笑:“请恕奴婢先行一步,为太子殿下在阴路上打点一切。”贞儿最后冷漠地看向皇上:“奴婢终究是要把这条命还给皇上的。”

    说完,贞儿闭紧了双眼,在闭眼的一瞬间,她看到朱见浚挣扎中不停的向着她挥手摇头叫喊着,而朱祁钰混沌的眼里有着复杂的忧虑。

    贞儿毫不犹豫的举起匕首直捅向自己的腹部,瞬间,疼痛的触感席卷而来,就在她要更深入的捅下去时,贞儿的眼前突然出现了朱祁钰的剪影,他奋力地夺过贞儿的匕首,眼里更有嗜血的尖锐:“你!”

    贞儿的意识渐渐消失,她明显感觉有潺潺的血水从腹部流出。

    只见朱祁钰拉她入怀,嘴里全是怒吼:“万贞儿,你要是敢死,朕就让这太子府的人全都陪葬,听到了没有!”

    贞儿悠悠的闭上眼睛,在最后一刻,她看到朱见浚小小的身影挣扎的连滚带爬的向她冲来,嘴里呜咽着:“贞儿姑姑,贞儿姑姑,你不可以死,你答应过我会永远留在我身边给我过生日的,你不可以死。”

    源源不断的黑暗覆盖而来,贞儿的耳朵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眼睛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那狂乱的死亡席卷而来,想来,地狱之门正向她敞开着。

    ~~~~~~~~~~~~~~~~~~

    无限漆黑的漩涡萦绕着四周,贞儿不知道自己轮回了多久,只觉手心处感应到了个微小的热度,她未睁眼就隐隐听到有小小的抽泣声。

    贞儿试图想要张嘴,但唇边的干裂让她闷哼了一声,瞬间,手上的力度加大了许多,耳边的声音也清晰了。

    “贞儿姑姑,你醒了吗?你是不是醒了。”

    昏沉中贞儿好像听到了朱见浚的声音了,她努力地睁开涩涩地眼睛,模糊中,贞儿看到一张哭红双眼的朱见浚。

    见贞儿睁开了眼,朱见浚反而哭得更厉害:“贞儿姑姑,我是浚儿呀,你叫我一声。”他抓着贞儿的手不放:“你不能死,你不可以死的。”

    这时,楣樱上前拉过朱见浚,轻声安慰道:“太子殿下,贞儿姑姑刚醒来,您不能这么吵她的,您还是先回房睡吧,这有奴婢在呢!”

    朱见浚倔强地就是不肯放手:“不要,我就要在这,我要陪着贞儿姑姑!”

    贞儿的意识逐渐清晰后,她轻握住朱见浚的手,微弱道:“太子殿下,听楣樱的话,这么晚了,快回内殿休息吧,奴婢已经没事了。”

    听到贞儿开口,朱见浚高兴之余依旧倔强:“不要,我就要在这看着你,哪也不去!”

    贞儿见是执拗不过,她和楣樱也就放弃了。

    楣樱端来了一碗汤药,小心的喂着贞儿,腹部的疼痛丝丝缠身,贞儿才浑然想起那惊险的一刀,她本以为这次是逃不过阴曹地府的,却不想,她还活着。

    “姐姐可不知,你昏睡了三天,太子殿下就跟着哭了三天,眼睛都肿成核桃了。”楣樱轻语道。

    贞儿意外自己竟然昏睡了三天,她看向床沿处的朱见浚,眼睛果真肿成核桃了,贞儿吃力地牵出一丝腻歪地笑:“傻殿下,肿成这样会不好看的。”

    朱见浚扬起坚毅的小脸:“我才不傻呢,傻的人是你,哪有人用刀捅自己的,你可是跟我拉过勾勾的,会永远留在我身边给我过生日的。”

    贞儿抬起手,抚摸着他的头:“奴婢永远都不会忘了陪你过生诞的,所以,为了殿下,奴婢愿意去死。”

    朱见浚有些听不懂,但眸里有泪雨蒙蒙,他把脸贴近贞儿的耳根处,极具伤心坚定道:“如果你死了,我也要跟着你,你永远都不许丢开我。”

    贞儿欣慰地笑着,虽然他们说的话在宫中是种忌讳,但此刻听在她的耳里却格外温暖,在这个皇宫权贵中,也只有这个孩子的心智是最纯净质朴的了。

    一旁的楣樱的眼里也有了浅浅的泪花,她嗔怪地看着他们:“以后谁都不许再说这样忌讳的话,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谁都不会死的,就算是死,你们也撇不下我的。”

    贞儿拉过楣樱的手:“是,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的。”

    秉烛的小屋里,三个人泪里带笑的愉悦着,此刻,贞儿已经无悔了,不管今后命运如何,有这两个愿与她同生同死的人,她已经很满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