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笑:魂惑天下 第十一章 人间地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妃子笑:魂惑天下最新章节!

    贞儿被安排在了浣衣房,那是皇宫中最清苦的地方,她不怕吃苦,只怕再也没有像梨落那样的姐姐陪着她了。

    贞儿的住处也被清到掖庭宫最偏僻的杂役间里,她没带走任何东西,只留了梨落的巾帕。

    夜色弥漫,万籁无声。

    贞儿痛苦的挪向浣衣房,挨打的地方早已肉衣相连了,沁出的冷汗让她停下了脚步,身子轻靠在宫墙旁。

    忽闻,细细的脚步声向她走来,贞儿抬头看去,有些意外,竟然是常姑姑,她费力的行着宫礼:“姑姑安福!”

    常姑姑依旧冷清淡漠,她递给贞儿一个白瓷瓶:“这是止痛的伤药!”

    贞儿木愣了一下,颤颤巍巍的接过白瓷瓶,她从没想过这个冷漠如冰的女人会来关心她。

    皎亮的月光倾洒在常姑姑干净的脸庞上,细看过去,她其实也算是个清秀的女子,只不过才双十的年龄,却有一副历尽沧桑般老态。

    常姑姑静看了贞儿一眼,淡淡的开口道:“在这皇宫里,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无休止的欲孽,后宫更是杀人不见血的人间地狱,不是只有嫔妃们才会明争暗斗,下人们的相互残杀也从未休止过,这里是个没有情感的地方,也没有任何所谓的姐妹情深,所以收起你那廉价的情感吧。”

    常姑姑轻描淡写般描述着她口中的‘人间地狱’,在深深地城墙永巷下,她的身影如一抹飘花般虚渺,离去时她没看贞儿一眼,一如她的淡漠。

    手上白瓷瓶清凉着手心,亦如常姑姑的外表,但里面却是格外的温暖。

    贞儿知道常姑姑是个好人,跟她一样有着廉价的情感,只不过,常姑姑深深地把感情隐藏了起来。

    贞儿抬头看着皎皎的月亮,明亮的就如清透的泉水,干净纯洁,然而这个好比天宫的宫闱里却是血腥弥漫。

    真的如常姑姑说得那样吗?这里是个杀人不见血的人间地狱------

    ~~~~~~~~~~~~~~~~~~~~~~~~~~~~~~~~~~~~~~~~~~~

    寒冬冽冽,冷风凄凄。

    刚入正月,本应是喜庆之气,但却因皇上的重病而显得格外凝重,每个人都不敢怠慢的忙着自己手里的活。

    浣衣房里更是忙得手紧,外加腊冬,洗衣的手早已冻得通红。

    “你听说了吗,皇上现在已经病重不起了。”

    “我听说了,也就是这几日的事!”

    “嘘!小声些,要是让别人听见了,你们两个都跟着陪葬吧!”

    几个宫女碎碎念的闭上了嘴,毕竟宫里最不缺的就是隔墙有耳的人。她们斜看了角落里洗衣服的贞儿一眼,毫无避讳的接着讨论着。

    “陪葬的人已经够多了,多我们两个做什么!”

    “就是,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其中有个宫女瞄了贞儿一眼,然后碎念道:“她可真是走运,听说延熹宫的人都要跟着殉葬,只怪宸妃娘娘是皇上最得宠的妃子,逃不了的!”

    “唉!!又要少了一半的人呀!”

    “虽然在这洗衣服洗得我的手都肿了,但总比没命要好的多!”

    “可不是呢!”

    “------”

    她们接下来的闲聊,贞儿都视若未闻。

    大明朝自太祖皇帝朱元璋开国以来,有一项极为残酷的规定,但逢帝崩,总要后宫那些没有子嗣的嫔妃、宫女和太监来殉葬。

    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一份荣宠或是得到赏识是件什么好事,就算活得再怎么蝼蚁也逃不出种种残酷的礼法。

    贞儿嘴边不觉扬起了个嘲讽的笑,她不知是该为自己庆幸呢?还是为雪晴可悲呢?梨落的惨死换来了她卑微的生活,换去了雪晴被赏识的高位,偶偶听到,雪晴无微不至的照顾,很得宸妃娘娘的心。

    如今,她的无微不至就要陪到黄泉去了,还真是造化弄人。

    寒冬剌剌,白雪皑皑。

    正月初三日,一声声低沉的钟鸣,响彻了整个皇宫,这预示着,大明皇帝驾崩了。

    所有的人都身着白色孝衣,跪满皇宫每个角落,催哭拉朽的哀嚎回荡在宫殿的上空,有多少是为皇上哭,又有多少是为自己流泪,而贞儿这些下等的婢女们,只是干打雷不下雨的哀叫着,毕竟没有情感的催发,只剩卖力的哭号。

    连着两天的哭喊,贞儿的嗓子早已暗哑了,今天是送龙入陵的日子,永巷里跪满了宫女和太监,个个摆好了哭丧的脸。

    隆隆的鸣声响进了永巷里,只见七十二个穿戴孝服的扛夫抬举着硕大的金丝楠棺木,接着是皇帝的卤薄仪仗队,有上千人左右,他们举着各种兵器和各式各样的纸扎或绸缎制作的‘烧活’,浩浩荡荡,十分威武,后面跟着的是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和宗室队伍。

    在送葬的队伍中,还有大量的和尚、道士、尼姑和道姑,他们身着法衣,手执法器,不断的吹奏、诵经。走在最后面就是殉葬的嫔妃、宫女和太监了,她们的四周全是手拿利器的侍卫,以防止逃跑的殉葬人。

    远远地,贞儿就看见一身素白的宸妃娘娘,曾经一时风光的她,如今却跟雨打的牡丹,残败不堪,一生的荣宠却换来一副华丽的棺木,真是可悲可泣!

    终于,雪晴单薄的身影落在宸妃的后面,空洞的两眼早没了生气,素白的孝服趁着脸颊更显苍白,每走一步都如灌铅般沉重。

    贞儿知道,雪晴是想活命着的,毕竟她曾经为了生存,做了很多残忍的事情。

    这一刻,贞儿忘了哭丧,世界变得宁静无比。她直直的立着腰,看向眼前熟悉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恍然,雪晴的目光落到了贞儿的身上,惊异,暗喜,痛苦,悲凉,伤心,最后心如死灰般的落下了泪。

    雪晴百感交集的表情,让贞儿隐隐作痛,她用镇定自若的冷漠来隐藏内心的哀痛。

    终究,在雪晴离开她视线的一瞬,她泪如细雨。

    终究,雪晴要去为梨落赎罪了。

    真是可叹可泣!!!

    此时,队伍的末尾,忽传一阵小骚动。

    原来是位蓬头垢面的女子要逃跑,看着她的着装,瞧不出是位主子还是奴婢,只见她死命的向后逃走,但没跑多远,就被侍卫架了回来。

    女子嘶吼的挣扎:“我不要去殉葬,进宫三年了,皇上从没去过我的寝宫呢,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还年轻,我不要殉葬。”说着,她两眼杀红般狠狠咬向侍卫的手,奋力逃命。

    侍卫拿起手中的利器,毫不迟疑的刺向了女子的腹部,只见潺潺的鲜血染红了素衣,格外的扎眼。

    女子瞪大了瞳孔,嘴里还碎念着:“我不要殉葬------”直到气绝身亡。

    收拾女尸,清理现场,一切都快如闪电般完成。

    因为是送葬队伍的最后,再加上悲鸣的哭声,法事声,鸣钟声,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如游戏般结束了,谁也不知道有个年轻的妃子惨死了。

    殉葬的人如一具具移动的死尸,对他们来说,他们早已经魂飞烟灭了。

    贞儿低下了头,不敢看向地上残留的斑斑血迹。看了,只会让她感觉更加的悲惨。

    先帝驾崩,由皇太子朱祁镇即成新帝。

    旧帝薨逝,新帝即位,这是流传的祖制。

    但对于贞儿来说,谁当皇上都与她无关。在这个生命如芥的宫闱里,能默默地呼吸,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她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见到父母和她的睿哥哥,还有那庭院深处的玉兰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