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废物妖孽逆天史最新章节!

    他一直以为,自己和严宇一样,是严氏一族的少爷,他是大哥,他是小弟,可是,事情却不是这样。

    他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长大,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复杂,在这些岁月里,他慢慢自身边人的口中,言谈举止之间,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他不是严氏一族的大少爷,他也不是严氏一族的人,渭河潺潺,将河源和严氏驻地一分为二,他严溪之所以名为严溪,就是因为是这条河流将他带到了这里。

    简单的说,他严溪就是一个弃婴,是严氏一族的族长严战,也就是严宇的父亲,在渭河上捡到的孩子,他,生来就被抛弃,却幸运的被渭河送到了这里,可是,他却不想在这里。

    因为有了严宇的存在,处处就有了比较,他是严氏一族的族长严战的亲生儿子,对严氏一族来说,这就是他们的小少爷。

    严宇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小伙伴围着,谄媚的叫着他少主,把好吃好玩的东西都拿给他,大人们见了他,也会流出灿烂的笑脸,会伸出手来,抚着严宇的头,问他去哪里?叫他要小心。

    为什么?血脉的传承真的就这么的重要吗?

    严溪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他也还小,严溪四岁的时候,洛辰来了,他记得这个年轻的叔叔,很厉害,也很清冷,每次,洛辰来的时候,他都是远远的望着,因为他觉得,这个叔叔不喜欢他。

    小孩子都是敏感的,严溪虽然知道洛辰不喜欢自己,却也不会刻意的避开洛辰。

    四岁那年,洛辰来的时候并不是自己一个人,他的怀里,还揣着一个包裹,那个包裹被他揣在怀里,偶尔还会蠕动一下。

    严溪很好奇,很好奇这个厉害叔叔带来的是什么?但是,潜意识的存在,促使他不敢去问。

    就是这个时候,严宇见了,兴冲冲的跑过去问洛叔叔带来了什么,洛神看着三岁的严宇,清冷的脸上就绽开了花朵一般的笑脸。

    严溪就站在那里,看着洛辰,看着严宇,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个过客,溶不进他们的生命里。

    这个家,随着洛辰的离开,多了一个新的成员,那就是洛神,这个软乎乎的小东西,在严家的地位一下子超过了他一直羡慕的严宇,有一段的时间,他因为此事很开心,但是,没有过多久,他就意识到了,虽然严宇的地位下降了,可是,在众人的心底,他严溪还是最次的那个。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洛神也在慢慢长大,她和严宇总是厮混在一起,感情好的不得了,而他,严溪,就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两个一起玩耍,一起欢笑。

    洛神说的没错,他知道宸烟是历代严氏一族族长的东西,可是看着严战吧宸烟交到了严宇的手上,他还是忍不住嫉妒,忍不住伤心。

    他不是严氏一族的人,不是严氏一族的少主,为什么?为什么要把他当年从渭河上捡回来?为什么要他在严氏一族的族长家里长大。

    一年一年又是一年,洛神只在严氏一族呆了三个春秋,三年过后,洛神走了,被她的生身父亲洛辰接走了。

    洛神走的那天,他还记得,她对他说“严溪哥哥,我走了。”

    他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洛神的手握了他的手一下,然后就和洛辰离开了。

    那一刻,他对洛神也是艳羡的,至少洛神也还有亲人,至少洛神还有父亲,她的父亲还会来接她。

    可是,他严溪呢?就是游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抹尘埃,没有归宿,没有寄托,只能毫无方向的随波逐流。

    洛神离开以后,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更加的不公平。

    为什么?为什么和他一样都是寄养在严氏一族的洛神,会有自己的亲人和家庭,而他,却是一无所有。

    同样都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她的父亲来接她回家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呢?他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妈妈呢?

    周围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他们都是快乐的,只有他,像是绿叶一样,只能衬托着他们。

    于是,他开始拼命的褐严氏一族的孩子一样修习法术,可能是因为血脉的原因,任何一个孩子的资质都在他之上,他永远都是最后一个。

    上天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公?有时候,看着天空,严溪会在心底问自己。

    可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洛神走了,走后的那么些年里,严氏一族的人还会偶尔问严战“洛神最近怎么样?”,“她跟着洛辰可还好?”,“这孩子可怜啊,这么小就没了妈妈”……

    但是,为什么?我严溪也没有妈妈,我严溪就站在你们的面前,你们可曾关心过我这么一个同样被寄养在这里的孩子?

    有一天,严氏驻地的外面来了一群人,刚刚被严氏一族欺负过的严溪正蹲在一边哭泣,然后就看到一道道的身影奔袭向严氏一族的驻地。

    那一夜,对严溪来说,就是另外一个梦魇,他藏在驻地外的草丛里,看着平日里不喜欢他的村民们浴血奋战,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严溪的嘴角,就浮现出了恶魔一般的微笑。

    这就是你们欺负我的代价,这就是你们欺负我严溪的下场,他邪恶的想着,邪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放大。

    严氏一族覆灭,他离开了这个养大他,却从未给过他温暖的地方,严氏一族覆灭后没有几天,洛辰找到了他,将他送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但是,他也不愿在那里,洛辰走后,他也离开了,离开了那个地方,辗转几年,轮流到了判决门。

    “严溪,没有拿你当继子,尤其是严伯伯,是你自己,将这一切看的太过沉重。”

    “我看的太过沉重?他没有拿过我当继子?是,我在他的心底两个继子都不如。”看着眼前的墓碑,严溪大声的吼,似乎就是这样,他就有了理由,有了底气。

    站在一边的龙凤歌,看着这样的严宇心就是一痛,那皱起的眉峰和眼底的泪水,一切,在她的眼底都是那么的刺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