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人爱你很久 第一百三十章 【番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有个人爱你很久最新章节!

    年后。

    《谁在敲打我心》剧组。

    陈绍祁坐在监视器后面,鸭舌帽倒扣在头上,神情专注地看着屏幕上的女人。

    南姣正蜷在地上,一个人哭得不能自已。

    镜头推近,她的眉心微微起伏,不经意间流露出恐惧,不屈和悲痛。她在抖,浑身都在抖。

    现场静悄悄的,只听到她的哭声。

    这场戏,拍得是女主角在无辜遭受网络暴力之后,崩溃的状态。

    约莫过了一分钟,陈绍祁才喊:“cut!”

    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松了一口气,但刚才被揪紧的心还是皱巴巴的,好像所有人的情绪都被带入到了戏中。

    南姣的眼泪还在滚下来。她的助理和几个工作人员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尘土,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求助似的看向陈绍祁。

    陈绍祁动了动唇,却什么都没说。

    南姣自己抽了几张纸巾,胡乱地抹了抹眼泪。她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无奈,她还是走不出刚才戏中的那份低落。

    陈绍祁下巴一扬,示意大家先忙自己的。

    人都散开了,南姣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陈绍祁搬了把椅子,坐到她的身边,他掀了自己的帽子,扣在膝盖上,大掌顺势扣住了她冰凉的手。

    “刚才那场戏,很出色。”他说。

    南姣的手指在他掌心里动了动。

    陈绍祁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一个演员,能全身心的投入角色,是好事。但是,及时从戏剧情绪中抽离,也是一个演员最重要的能力。我知道,这个角色给你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很多场景,都会让你觉得感同身受。但是南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这只是演戏而已。”

    南姣原本已经快好了,被他一说,眼眶又酸了。

    他想揉一揉她的发心或是吻一吻她的唇,但是,她带着妆,他不能乱来,而且,这是他们的职场,该注意的分寸,还是得注意。

    “好了,好了……”他只能揉搓着她的手,轻哄不止:“你这么容易入戏,我以后还怎么敢让你出去拍戏?”

    南姣又抽了一下鼻子。

    “反正你也不许我演吻戏。”

    他煞有介事地点头:“照你这样的状态,我更不能让你去和别人演吻戏了。万一演出真感情来跟人跑了怎么办?”

    南姣突然笑了。

    陈绍祁看着她停顿了几秒,好像这才放了心。

    他朝化妆师扬了扬下巴。

    化妆师和造型师一起过来了,两个小姑娘,根本无法体会南姣刚才哭成那样的心情,只是觉得新鲜。

    “书语姐真是我见过演哭戏最走心的女演员。”

    “是啊,入戏太深了,我们这群吃瓜群众看得都揪心。”

    两个小姑娘一边帮南姣拾掇,一边叽叽喳喳地聊天。

    南姣抬头,陈绍祁已经转身了,走开的时候,丢了句:“麻利点,下场戏很快开始。”

    等他走远了,两个小姑娘俯下身来,轻声地问:“书语姐,陈导平时在家也这么严肃吗?”

    “对他很好奇吗?”

    小姑娘也实诚:“不瞒你说,我们来这个剧组应聘,都是冲着陈导来的。来之前大家都说陈导人很好相处,可是……”

    “可是什么?”南姣笑,“他让你们失望了吗?”

    “没失望,本人可比电视上看起来帅多了,就是平时对女性工作人员不苟言笑的,气场太冷了,都不太敢和他说话。”

    南姣对两个小姑娘眨眨眼,“好,我回去会转达意见的。”

    小姑娘都笑了:“书语姐,你人真好。”

    收工回家,两人洗完澡躺在床上聊天,南姣把剧组姑娘们的意见反馈给他。

    陈绍祁轻哼:“我和女性工作人员保持距离,还不是因为你。”

    “我也没有要求你非要这么做,你有心就好了。”

    陈绍祁抱着她,一边吻她一边说:“我不仅有心,还要身体力行。从你答应嫁给我的那一刻,我就该为你这么做。”

    南姣一脸幸福地黏着他,细密地回应着他的吻。

    从无暇镇回来,两人就去领了证,之后,南姣就以陈绍祁妻子之名搬回了他这里。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好体力,习惯了每晚在他怀里沉睡过去……

    正缠绵,手机忽然响了。

    “你的。”南姣推了一下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快接。”

    陈绍祁翻了个身,捞过手机。

    屏幕上是洛子光的号码。

    “阿光?”他叫了一声之后,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南姣轻声地问。

    陈绍祁一边听电话那头的人说话,一边伸手摸着南姣的发心安抚着她。

    南姣心里腾起不详的预感。

    过完年之后,南景就跟着他们一起回了川城。南姣原本想把妹妹带在自己身边的,但是南景却选择了进林书心的公司,做洛子光的助理。

    南姣理解南景对于洛子光的那份心意,也就没有多加阻拦,而且正如林书心所说,把南景放在洛子光这个男人身边,她们都是放心的……只是,放心之余,南姣也常常会有所顾虑,毕竟,洛子光太红了。虽然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但是,树大也招风。与洛子光有关的一切,都被千万粉丝拿放大镜盯着,而南景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做不到谨言慎行,南姣也怕南景稍有不慎就会被人抓到把柄。

    陈绍祁挂上电话,从床上坐了起来。

    “阿光那边出了点意外,南景受了点伤。”

    “小景受伤了?”

    “你别着急,不是很严重。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陈绍祁下了床,给自己套上衣服。

    南姣手忙脚乱地跑进更衣室,等她穿好衣服出来,陈绍祁已经拿好了车钥匙和钱包,准备就绪了。

    两人出了门,路上,南姣也接到了电话,是林书心打来的。

    林书心把事情的始末都和南姣说了一遍。

    原来,是洛子光在出席活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疯狂粉丝,对方的车在行驶过程中一直堵洛子光的车,导致两辆车相撞,南景在车子侧翻的时候护住了洛子光,受了点伤。

    南姣一听车子侧翻,心里一阵发憷。

    陈绍祁一路安抚她,到医院的时候,林书心一家都在了。

    “小景到底怎么样了?”南姣攥住林书心的胳膊,焦急确认。

    “拍片结果刚出来,头上只是一点擦伤,没有震荡,但是肩胛骨骨裂,有点麻烦。”林书心说。

    “好了,你别吓她。”林启明过来,把林书心拉到一边,对南姣说:“从车祸现场的照片来看,小景这点伤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肩胛骨骨裂虽然恢复起来周期比较长,但好在并不严重,只是小伤而已,你们都别太担心。”

    沈姝玥点点头:“我和你爸已经商量好了,等过两天小景出院了,就把她接到我们家里去住。”

    “不用了妈,让她去我那里……”

    “你和绍祁工作忙,哪儿有时间照顾她,我平时都在家,小景过去,我可以给她煲煲汤做做饭什么的,医生说了,营养跟上,恢复起来也可以快点。”

    “可是……”

    “别可是了,小景爸爸把你当女儿,我们也都把小景当成自己的孩子。你就放心吧,这事儿,也不用告诉你南爸,免得他担心。”

    “嗯,谢谢妈。”

    “好了,快进去看看小景吧。”

    沈姝玥把南姣推到了病房门口。

    南姣进门,看到洛子光坐在病床前,正在和南景聊天。

    南景虽然受了伤,但是心情不错,洛子光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她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又捂着肩膀的位置“诶哟诶哟”的叫疼,惹得洛子光坐立难安,心焦不已。

    洛子光看到南姣进来,叫了声:“书语姐。”

    南姣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洛子光对她的称呼就从“南船长”悄悄改成了“书语姐”,她有点后知后觉,不过,她挺喜欢洛子光叫她姐的,感觉更亲昵,更暖心,也更让人对他和南景的关系充满期待。

    洛子光把空间让给了她们姐妹俩,出去的时候,很自然地摸了一下南景的发心,南景仰头,两人相视一笑,空气里好像有了甜味。

    南姣心头一动。

    那一瞬间,她分明看到了爱情。

    洛子光出去之后,南景立马兴奋地朝南姣挤眉弄眼,就差挥动石膏了。

    “姐姐姐!你快过来!”

    南姣猜到了什么,她坐到刚才洛子光坐过的位置上,也有点激动:“你们在一起了?”

    “阿光刚才对我表白了。”南景红了脸。

    南姣掩着唇,眸子里溢满了笑:“太好了!患难见真情,你真是因祸得福啊。”

    南景不住地点头,但过了一会儿,她又补了一句:“不过,我没有答应他。”

    “嗯?”南姣意外,“为什么?”

    “总觉得,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底气和他在一起。我想,等我再稳定一点,再优秀一点,再出色一点,反正,我们都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

    “你不怕就此错过了阿光这么好的男人嘛?”

    “他说了,尊重我的决定,也会等我。”南景甜甜一笑,“况且,我现在每天都在他身边,近水楼台,别的女人也没有机会从我眼皮子底下追到他。”

    “你哟!”南姣抚了抚南景的脸,心疼又宠溺:“好好养伤,好好努力,希望你不要让阿光等太久。”

    “好。”

    ?

    洛子光从病房出来,陈绍祁正坐在走廊里和林书心一家聊天。

    见到他,陈绍祁站了起来。

    “怎么样?你没什么事情吧?”

    “我没事。”

    一旁的林书心轻叹一口气:“现在的粉丝真是越来越疯狂了,追星没有底线。今天可幸亏有小景,不然,你就完了。”

    洛子光点头:“是啊,多亏了她。”

    “那打算怎么感谢人家啊?”

    “想以身相许来着,人家不要。”

    “哈哈。”

    话题轻松了些。

    林书心拍了拍洛子光的肩膀,说:“我早看出来了,你对我们小景有意思。当初给你找了这么多的助理,你哪一个都不满意,结果小景一来,你就点头了,可人家明明一点经验都没有啊。”

    洛子光嘴角上扬。

    “你说说吧,是不是在无暇镇就对小景有意思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找助理和找老婆一样,要找个合得来的。我和小景一直很合得来。”

    “哟哟,这话信息量很大哟。”林书心揶揄着,“不过你眼光挺好的。小景长相好性格好,不仅努力有上进心,而且还很能吃苦。”

    陈绍祁在旁搭腔:“就是像她姐,不怎么好追。”

    洛子光深有同感地点头。

    陈绍祁又补一句:“不过,用点心,早晚是你的。”

    “我会用心的。”

    “对,有时间找陈导多取取经,借鉴一下他追你书语姐时的经验。”林书心朝洛子光挤眉弄眼一阵,又把话题转到陈绍祁身上,“妹夫,说起来,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们都等着喝喜酒呢。是不是爸妈?”

    林启明和沈姝玥都在笑,期待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快了。等电影杀青,我们就办婚礼。”

    “婚礼打算办在哪里?”林启明问。

    “我们还在商量。”

    “我认识很多婚庆公司的人,你们选址有什么标准吗?我可以问问朋友。”林书心问。

    “标准只有一条,书语喜欢。”

    林书心“啧”了一声,赶紧拍了拍洛子光的肩膀:“学到没有,宠妻的最高境界。”

    “学到了,会积极向陈导靠拢的。”

    洛子光一本正经的样子把大家都逗笑了。

    ?

    《谁在敲打我心》耗时两个多月,终于杀青。

    而南姣和陈绍祁最终婚礼的地点也定下来了。

    无暇镇。

    随着《听海》热映,樊黎西旅游工程的正式开展,短短数月之内,无暇镇已经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变成了大热的旅游区。很多游客都放弃了去国外的海岛游玩,跑去无暇镇度假。

    至于南姣,她之所以会选择无暇镇,一来,是为了方便父亲南钢和其他乡亲来参加她的婚礼,二来,是因为无暇镇是她和陈绍祁定情的地方,回去办婚礼对她来说更有意义。

    父母和陈绍祁都很支持她的决定。

    南姣在剧组的工作结束之后,与婚庆公司一起提前飞往无暇镇。陈绍祁还留在川城完成未完的工作。

    樊黎西来接机。

    南姣看到他一身浅色的风衣,站在人群里,不停地冲她招手。

    “樊老师。”她叫了声。

    樊黎西冲她一路疾走过来。

    “好久不见。”

    “你等很久了吗?”

    “没有。绍祁告诉我时间了。”

    “真不好意思,麻烦你来接机。”

    樊黎西笑着接过了南姣的行李箱,“你们到无暇镇来结婚,是给我做免费的广告,别说来机场接你了,就算让我去川城接你,我也愿意。”

    “我都知道了,你和爸爸强强联手,把旅游业搞得红红火火的,现在连媒体都说,无暇镇就像另一个马尔代夫呢。”

    “媒体总喜欢夸大其词,但这几个月来,无暇镇的确有很大的蜕变。”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

    樊黎西的车就停在机场外面,车身很干净,不像当初走哪儿都披着一身泥衣。

    南姣莫名地想起了那句话:要致富,先修路。

    一路上,南姣的确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无暇镇,椰林树影,水清沙幼,无暇海就像是一颗蓝绿色的宝石,在阳光下泛着光。

    除了道路畅通之外,这里有了巨大的停车场,旅馆,饭店,超市……

    “我感觉来了一个假无暇镇。”南姣感慨。

    “变化是挺大的。”

    “你们都辛苦了,很不容易吧。”

    “还好。”樊黎西远眺着眼前的一切,“当全镇人都团结一心想要做好一件事情时,什么困难,都算不上困难了。这是我从商以来,做得最热血的一项投资。你父亲他们常常会让我觉得,我们不是在搞项目,我们是在搞革命。”

    南姣笑了。

    樊黎西继续说:“所以,再苦再累,都甘愿。”

    车子开到了南姣家门口。

    父亲南钢去开会了,冯素九在家里等着她。Chun节过后,在南景的极力撮合下,冯素九和南钢已经领证了。虽然两人没有举办仪式,但无暇镇所有人都知道,冯素九和南钢在一起了,两人将会相伴余生。

    樊黎西帮忙把南姣的行李箱拿下车之后,进来和冯素九打了个招呼,冯素九让樊黎西坐会儿,樊黎西直摇头,说:“我等下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得先回去了。”

    冯素九忍不住数落:“你们这些男人啊,忙起来简直没谱,你看,小姣都要结婚了,你也得抓紧点终身大事了,别整天想着赚钱赚钱。”

    樊黎西讨饶:“好好好素九姨,我知道了,你这催婚的本领,简直比我妈还厉害。”

    “我都是为你们好。”

    “是是是,我会抓紧的。那我先走了,我们婚礼见。”

    “路上当心,注意休息。”

    “知道啦!”

    樊黎西对南姣和冯素九挥挥手,上了车。

    南姣把行李箱拖进屋里,冯素九还在念叨:“最初觉得小樊这个孩子看不顺眼,现在真是越看越喜欢,我要是有个闺女啊,一定要嫁给他。”

    “素九姨,你怎么Cao心起他来了。”

    “你不知道,你和小景走之后,小樊平时有多照顾我和你爸。我们两老啊,全靠他解解闷。现在,你啊,小景啊,都有对象了……”

    “你怎么知道小景有对象了?”

    “小郝说的,就前两天,兄妹两个聊电话的时候小景无意说漏嘴了。”冯素九凑过来,向南姣打听,“说是上次来这里拍戏的那个大明星是吗?”

    南姣点点头:“是他,阿光,人特别好。”

    “哎哟,我们小景啊,真是出息了,不仅工作越来越好,连对象都那么好。你们妈妈在泉下有知,一定也很开心。”

    南姣笑了笑,“对了,哥怎么样了?”

    “小郝呐?也快结婚了,本来是打算明年结婚的,但是他媳妇儿怀孕了,所以你婶婶不让拖到明年了。也好,反正早晚的事儿,双喜临门……”

    冯素九的声音糯糯的,南姣听得很舒心。

    果然,人逢喜事,到哪儿都是好消息。

    晚上,南钢回来,又问起了南景和洛子光的事情。

    南姣把洛子光的情况大致和南钢说了一遍,南钢还是不太放心,总觉得小景hold不住大明星。

    “爸爸,你可别小看我们小景了,她现在啊,可是我姐公司的王牌经纪人了,我都被这丫头的能力吓一跳,以前总以为她是个孩子,其实啊,她只是在默默积蓄能量,就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爆发出来呢。她配阿光啊,算是便宜阿光了呢。”

    “你别夸她,这丫头什么样子,我最清楚。她现在要真有你说得那么好啊,那也一定是书心教得好。”

    “这话没错,如果说小景是千里马,那么我姐姐就是她的伯乐。”

    南钢笑着握住了南姣的手:“小景是千里马,书心是伯乐,你呢,是我捡到的宝。因为有了你,我们和无暇镇,才有了现在的改变。”

    南姣不好意思:“爸爸,我哪儿敢揽下这么多功劳啊。”

    “不管怎么样,爸爸就是很感谢你。”

    “哦,那你见到阿光的之后,你一定会更感谢我的。”

    和南钢他们聊过天之后,南姣就上楼休息了。她躺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等陈绍祁的电话。

    婚期越来越近了,她的心情,却比想象的更平静。对她而言,陈绍祁早就已经是她的丈夫了,现在,他们只是补充一个仪式而已。

    陈绍祁准点给她打电话,两人闲聊了一会儿,他就催促她去睡觉。

    南姣不高兴:“干嘛这么着急让我睡?你是不是还想和别的女人去约会?”

    他在电话那头笑了:“我现在只和工作约会,因为太着急想去见你。”

    南姣还舍不得挂,问他:“你紧张吗?”

    “很紧张。”

    “好奇怪,我一点都不紧张呢。”

    “那是对的。”陈绍祁说,“你不紧张,是因为你全身心的信任你的新郎。”

    “那你呢?你紧张是什么原因呢?”

    “我紧张,是因为我太爱我的新娘。”

    ?

    婚礼如期而至。

    洛子光提前几天到的无暇镇。为了来见南钢,他推了很多的工作。南钢果然很喜欢阿光的为人,他从一开始让南景注意别陷太深,到最后反复提醒南景一定要抓住这样的好男人。南景哭笑不得。

    宋明柯是婚礼当天赶来的,带着他的新女友萧茗,萧茗是个医生,宋明柯父母介绍的,宋明柯原本是死活不从的,为此,他还特地跑到陈绍祁家里躲了好几天,可是后来,和萧茗接触了几回,又经历了父亲重病的一次危机,两人相互了解相互扶持之后,宋明柯忽然就觉得自己离不开萧茗了。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神奇这样不可抗拒。

    一直在国外的王佩珊也特地回国参加婚礼。这是她宣布退出娱乐圈之后,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她一下车,蹲守在外的记者全都一窝蜂地迎了上去。

    记者们都很关心她什么时候会复出,王佩珊笑着表示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暂时不考虑复出。记者还想继续追问其他问题,王佩珊没有给他们机会,直接进了会场。

    除了王佩珊之外,娱乐圈很多大咖明星都纷纷到场祝贺,陈绍祁在圈里的好人缘一展无余。

    川影校长向顶天也特地飞来无暇镇参加婚礼,他是主婚人。

    婚礼在众人的期待中开始。

    南姣穿着圣洁的婚纱,一左一右挽着林启明和南钢的手出现在红毯上,三人都在笑,可是,台下看的人,却都被这样的出场方式戳中了泪点。

    陈绍祁站在红毯的另一端,看着南姣一步一步走向他,他不停地深呼吸,紧张到像是十七八岁刚谈恋爱的稚嫩小男生。

    在一片掌声中,他终于握到了她的手。

    两人宣誓,交换戒指,拥吻……

    抱在一起的时候,南姣悄悄地问陈绍祁:“还紧张吗?”

    “美人在怀,美梦成真,不紧张了。”

    “可我紧张了。”

    “紧张什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成为一个好妻子。”

    他吻了吻她的耳廓,轻声说:“别紧张,今晚,我会好好教你。”

    南姣:“……”

    新娘抛捧花的环节,成敏“意外”地接住了捧花。

    陈绍祁对小胖使了个眼色,小胖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手捧玫瑰,向成敏跪地求婚。

    他说:“崔小胖,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笔名时,我就知道我们是一对。我想和你一起生个小胖仔。嫁给我吧!”

    大家都笑了,成敏却哭了。

    小胖惊慌失措地站起来伸手给成敏抹眼泪,成敏一把抱住了他,大声说:“我愿意。”

    好事成双,陈绍祁和南姣的幸福,也变成了双倍。

    当天,宾客很晚才散。

    陈绍祁被灌了很多酒,但是,他仍然没忘记,白天说好要教她如何成为一个好妻子。

    花烛红妆,一夜未眠。

    无尽的缠绵里,他一遍一遍说着“我爱你”……

    ?

    结婚之后,陈绍祁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造人计划中。而林启明和沈姝玥夫妇成了他完美的助攻。南姣几乎每天都要被拉回娘家补身体,几周下来,她脸都圆了一圈。

    南姣表示抗议,可大家集体表示她以前太瘦了,现在这样刚刚好。

    在“刚刚好”的状态下,南姣终于怀上了宝宝。

    当她第一次孕吐的时候,陈绍祁就在她身边。南姣还没反应过来,陈绍祁却好像有了感应。

    他说:“不会是怀孕了吧?”

    南姣一怔,陈绍祁就把她抱住了,他几乎是当时就确认了。

    后来,她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说:“不是看出来的,是听到的。”

    “听到什么了?”

    “孩子叫我爸爸。”

    南姣:“……”

    南姣虽然怀孕了,但精气神却依旧很好。

    电影全国路演,陈绍祁本来不让她跟着到处跑,她却执意要和大家一起去宣传。剧组的工作人员都夸她尽职尽责,陈绍祁却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

    好在,电影宣传期顺利结束。

    《谁在敲打我心》上映之后,反响空前热烈。除了南姣的演技得到肯定之外,网络暴力这个问题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重视。如何遏制网络暴力,也成了各方讨论的热点问题。南姣相信,那些藏在黑暗里的恶魔,很快就会在阳光下现出原形。

    临近年底,南姣已经大腹便便,陈绍祁哪儿都不让她去,什么事情都不让她Cao心。就连各大颁奖典礼,也是他代替她出席。

    南景和林书心一有空就会来家里陪她,三人就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着陈绍祁西装革履地站在台上,以“林书语先生”的身份拿奖和致辞。

    下台后,有记者和他开玩笑,问他第一次拿最佳女主角这个奖是什么心情。

    陈绍祁直言:“比拿最佳导演还紧张。”

    记者关心南姣的近况,他也大方分享,说:“太太现在的状态就是每天抱着个大西瓜在行走。”

    大家又好奇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他的答案很清奇,他说:“男孩女孩都好,只希望孩子懂事一点,以后千万别打扰我和太太的二人世界。”

    众记者笑成一团。

    因为南姣怀孕不便走动,今年Chun节的时候,南钢和冯素九特地来川城和大家一起团聚过年。

    节后,林启明夫妇带着南钢夫妇四处游山玩水,两人在川城过完了Chun节又过了元宵,住了个把月才返回无暇镇。

    冯素九回去之后没几天,就打电话来传播好消息,说是樊黎西有女朋友了。

    南姣一高兴,肚子就疼了。

    大家手忙脚乱地把她送往医院,幸而,生产过程一切顺利。

    第一胎,是个男孩儿。

    陈绍祁全程在产房内陪伴南姣,孩子出来的时候,他喜极而泣。

    那是南姣第一次见这个男人哭,后来,她问他:“你当时在想什么?”

    陈绍祁说:“我觉得我的人生,从未如此圆满。”

    南姣摇摇头,说:“不,还不够圆满。”

    “还差什么?”

    她笑:“差个女儿。”

    ?

    陈绍祁的儿子取名陈浩洋。

    小浩洋继承了父母所有优点,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还很聪明,双商皆高。他四岁的时候,陈绍祁就带着他去参加了真人秀节目,节目一经播出,小浩洋圈粉无数。

    南姣的微博下面,每天都有一大片小浩洋的迷妹喊她婆婆。

    “婆婆,早安。”

    “婆婆,午安。”

    “婆婆,晚安。”

    “婆婆好美。婆婆多放点wuli浩洋哥的照片啊。婆婆快教我怎么拯救银河系,我也想嫁陈导一样的老公,生浩洋一样的儿子……”

    南姣很少玩微博,每次上去看到大家热情的留言,都要笑上好半天。

    小浩洋知道自己红了之后,每次出门,都要学陈绍祁一样,戴上鸭舌帽墨镜和口罩。所以这爷俩每次同框被拍,都是一样的造型。

    南姣笑他们多此一举,他们两个却是乐此不疲。

    小浩洋每次接受记者采访,也是星范儿十足。

    记者问他有没有很乖,他说当然。

    记者又拿他出生前陈绍祁的玩笑打趣他,问他:“浩洋,你有没有打扰过爸爸妈***二人世界?”

    小浩洋不知道什么是二人世界,就转头看着陈绍祁,说:“这个问题交给我爸爸回答吧,他应该比我清楚。”

    陈绍祁在记者的哄笑声里满头黑线。

    记者问浩洋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总是说:“我希望爸爸妈妈给我生个小妹妹。”

    为了实现浩洋的愿望,陈绍祁和南姣也将生二胎的计划提上了日程。

    偶尔,浩洋要黏着南姣,晚上不肯和外公外婆睡,陈绍祁就会教育他:“浩洋,你现在打扰到爸爸妈***二人世界了,这样会影响小妹妹报到的时间,你作为哥哥,是不是需要反省一下?”

    浩洋听到妹妹两个字,顿时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南姣说:“浩洋以后一定是个妹控。”

    陈绍祁很满意:“那正好,以后,我宠你,他宠妹妹。”

    南姣又担心:“万一二胎还是个儿子怎么办?”

    陈绍祁吻她:“放心,我进来的时候,会掌握分寸的。”

    南姣:“……”

    浩洋五岁,妹妹终于报到。

    Chun天,陈绍祁带着一家人去无暇镇。

    南钢换了新船,带着大家一起去露水湾看海豚。

    清风暖阳,浪花朵朵。

    蔚蓝的海面上,海豚跃水而出。

    浩洋兴奋:“爸爸,我们老师说,看到海豚可以许愿诶。”

    “对。”

    “真的吗?灵不灵啊?”

    “灵。”

    “你试过?”

    “试过。”

    “你向海豚许过什么愿望?”

    “娶你妈,生儿育女。”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