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做皇后 第九十一章 又学骑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14-02-25

    “哪家的下人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呢?”静香感激地望着吉雅。

    “好啦好啦,快别客套这些啦,这会儿已经过了晌午了,咱们赶紧睡会儿,晚间咱们玩闹一会儿,还得早点儿睡,明日还要上学呢。”吉雅笑道,说完便美美地闭上了眼睛,确实眼睛有些发酸了,得休息一下了。

    静香也有些乏了,毕竟昨夜睡地晚,早上又比吉雅起地早多了,听吉雅郡主这么一说,便也闭上眼睛,由于喝了好多酒,这会儿一闭眼,便迷糊睡去了。

    这一觉直睡到天色已经暗淡下来,醒来时,吉雅揉搓着眼睛,望望窗外,见天色已暗,一时间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时候,再望望身边儿,见秋玉已经不在,只静香还在睡着,没有醒来呢,心说,这家伙可倒是挺能睡的,正思忖间,只听一旁有人说话:“主子醒了?可睡地好么?”

    吉雅转头一瞅,见是塔娜,便懒懒地笑道:“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塔娜听了,脸不由得微微泛红,道:“奴婢还不是让秋痕那家伙绊住了,非得要教我什么奇门盾甲之术,奴婢才耽搁来服侍主子了,还请主子恕罪。”说着便盈盈下拜。

    吉雅一听,不禁大为惊讶,道:“秋痕他竟然会这玩意儿?”

    “嗯,没错,主子也有听说过吧?”塔娜问道。

    “是有听说过,哦不,是有在小说当中见到过,不过,听起来好像很神奇的。”吉雅皱眉道。

    “是哦,很深奥的。”塔娜嗍着嘴巴,说道。

    “你学会啦?”吉雅满眼里都是羡慕,唉,有这样一个追求者还真是幸福啊,呵呵,竟然追着教人家技艺。

    塔娜嗍了嗍小嘴巴,道:“还学会呢?连点儿皮毛都没学明白。”

    “不会吧,你那么聪明还学不会?”吉雅惊讶道,在她眼里,塔娜的确是很聪明的,应该不至于学不会吧。

    “哎呀,主子您不知道么,这奇门盾甲可是易经最高层次的预测学,号称帝王之学,又为夺天地造化之学,皇室用来遣兵调将出奇制胜的法宝呢,又岂是随便就能学会的呢?”塔娜忧虑道。

    “哇,原来是这样有用的?那你可要好好地学哦,一定要学会它。”吉雅笑道。

    “哎呀主子,奴婢是没办法的啦,谁爱学那些劳什子呢,太费脑子了。”塔娜嗍着小嘴巴,道。

    “哎哟哟,有人上赶着教你,你还不学,上哪里找这样的好事?”吉雅语气中带着一丝讽刺与戏谑。

    “哎呀,主子,您这是在取笑奴婢呢。”塔娜说着捂住了自己的小脸儿。

    “呵呵,谁取笑你啦?羡慕你还来不及呢。”吉雅心中确实很羡慕的,想起即将发生的战争,学会了这门技能,肯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羡慕?主子您说你羡慕么?”塔娜有些奇怪,学这劳什子有啥用啊,况且自己根本不敢兴趣的。要让她绣花做衣衫还好,看看书弹弹琴,甚至是骑骑马也好,就是不想学这么高深且无用的东西。人家皇家要研究的东西,她塔娜学来有什么用呢?何况又那么高深难学,何况自己跟秋痕本来就不能说话,他还偏要缠着自己,要教给我这门技能,说学会了这个,就不再纠缠她了,其实她知道他就是想用这个办法来多接近自己,可自己还是相信他说的话,如果学会了,他就不纠缠自己,那就信他一次,到时候他再缠着她,她也好跟他彻底翻脸了。那时他也会理亏,不会有脸再纠缠她了。

    “是啊,我当然是羡慕你了。”吉雅笑道,同时低着头揪缠着自己的衣服襟儿。

    “哈哈,好啊。”塔娜拍着手笑道。

    “好什么呀?”吉雅问。

    “奴婢正愁着没人探讨呢?这下可好了,主子想学,不是正好么?奴婢就把从秋痕那里学到的内容跟主子说一下,主子帮奴婢捉摸捉摸,我也好学会呀!”塔娜继续拍手,一副欣喜的样子,就差原地跳脚了。

    “好是好,我也确实很想学,可你秋痕哥哥会同意么?”吉雅想着这应该是秋痕很重要的技艺,不会轻易外传的,肯定是把塔娜当成自家人了,才这样大方地教给她的,不然以秋痕那鬼的性格,又怎么会把这么好的技能教给别人呢?

    果不其然,塔娜听吉雅这样一问,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吉雅望着她的表情,心说,让我猜中了,秋痕肯定嘱咐过她,不让她把技艺外传。

    “主子别管这些了,只管跟我探讨就是了,再说我也没学会呀,也不算是把技艺教给了主子呀,要说学会,那也是主子自己捉摸会的。”塔娜这时候变地好聪明,很会钻空子。

    “这……呵呵,这理由是否太牵强了呢?”毕竟没得到秋痕的允许,吉雅觉得偷学别人的技艺是件很不耻的事情,不太想背着这样的心理包袱,如果非要这样做,那心里会觉得愧疚,还不如不学呢?总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战争注定要给她带来灾难,那她吉雅躲也躲不掉,如果真的有幸运存活下来,那也不是一个奇门盾甲的作用,因为想地开,所以也不是太在意学还是不学这东西。

    “没关系的,主子,只要您想学,奴婢就一定要您学会。至于秋痕嘛,我不说,你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塔娜笑道。

    “嘘——”吉雅指着正在熟睡的静香,给塔娜打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然后穿鞋子下地,回身儿朝着塔娜挥挥手,示意她跟出来,到隔壁去说话。

    塔娜细瞅了下静香,见静香确实没醒,而且睡地很沉,便放下了心,然后随着吉雅来到了隔壁,脱鞋子上了炕,和吉雅郡主继续说话,然后取出纸笔,一边画图一边和吉雅悄声研究起了奇门盾甲之术。

    塔娜道:“今日秋痕跟我简单介诏了下什么是奇门盾甲。奴婢听地是五迷三道的。现在奴婢就说来给主子听听,看看主子能否理解通透,也好给奴婢讲解一番。”

    “不敢不敢,请师父道来。”吉雅恭手笑道。

    “主子——”塔娜嗍起小嘴巴,显然在抗议吉雅对她的戏谑,这要是在以前,肯定会赶紧下拜回礼的,但现在吉雅跟她球门惯了,她也没有之前那样抱紧了,只是用撒娇的方式表示抗议。

    “好啦好啦,不闹了,快说来听听吧。”吉雅微微正色道。

    “是。”塔娜点点头,道:“‘奇门遁甲’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由“奇”,“门”,“遁甲”三个概念组成。“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遁”是隐藏的意思,“甲”指六甲,即……”

    吉雅习惯性地拽出自己的‘课堂笔记’,拿出自制的钢笔一边听一边做记录,一边在头脑中分析着——当然,她也没分析明白……

    因为这东西真的如塔娜所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领会的。但是估且先做好记录吧,好慢慢分析。记着记着,吉雅就有些奇怪了,望着滔滔不绝地塔娜,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插嘴道:“你怎么记地这样清楚啊?还说地这样溜?”

    塔娜听了吉雅的问话,顿时羞地满脸通红,却没有言语。

    吉雅看着她窘迫的样子,更加奇怪了,审视着她,道:“有情况。”

    “什么有情况啊?奴婢不知道主子在说些什么?”塔娜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你说我这躯体的前灵魂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难不成……你有过耳不忘的本事?”吉雅大惊失色道。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太让她大开眼界了,合着她穿越过来遇到的都是奇人奇事啊!那朱重八四兄弟在她眼里就已经很了不得了,但就这府上,静香千杯不醉,秋痕会奇门盾甲,扩廓文武双全,王爷虽然不会什么,但是地位尊贵啊,难不成塔娜真有过耳不忘的本事?

    吉雅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塔娜,好似不是人而是神。

    塔娜被吉雅郡主看地很不舒服,侧身望着主子,道:“哎呀主子,您这是想到哪里去啦?奴婢哪里有那样的本事呢?”

    “那你也就是今天开始学的吧?怎么会背地这么流利呀?”吉雅奇怪道。

    “嗨,原来主子是纳闷儿这事儿啊?”塔娜嗍着小嘴巴,道。

    “是啊,是人都得奇怪,你不是说你没学会么?怎么背地这样熟练呢?”吉雅问道。

    塔娜的眼神闪烁了几下,用很小的声音嘟囔道:“还不是秋痕那家伙闹的。”

    “额?”吉雅听地更加迷惑了,她背地溜不溜跟秋痕也有关系?

    “他说了,只要我学会他传授给我的奇门盾甲之术,就放过我。”塔娜说着,眼神又闪烁了几下,好似在躲避吉雅灼灼的眼光。

    其实吉雅的眼光并不是灼灼,只是她已经明白了塔娜的意思,眼中含笑,觉得此事很有趣儿而已。

    只听吉雅扑哧一笑,道:“你秋痕哥哥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哎呀主子——”塔娜捂着小脸儿扭着身子,道:“什么秋痕哥哥?我可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顿了顿,又道:“况且,我以后连话都不跟他说了呢。”

    “不说话?你还真不跟他说话了呀?”吉雅惊讶道。没想到的啊,在吉雅的心中,觉得秋痕和塔娜是一处长大的青梅竹马,又常打交道,是彼此了解的人,秋痕又是这样喜欢她,以为只是闹点儿小别扭,过几天就没事了,应该不至于就真的不说话了,可适才听塔娜的意思,竟然是自那日起,就真的没有再说过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