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忽悠 第三十八章 我的“芋头”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三十八章我的“芋头”啊

    “呀呀呀!”上官兵勇听华子这么一说,顿时激动不已,眼冒精光。

    如果刘县令封的不是我?那自己走掉了就走掉了,他展护卫干嘛还要叫住我?一想到这里,就窃喜不已,感觉这个狱头的职位非自己莫属了,虽说这只是个冷门的狱头职位,可毕竟也是城里的公务员啊,而且还有职称,总比自己那乡下的没有编制的干部好。

    要升咯!想我上官平时这么努力,刘县令虽说不经常接触,肯定是看在眼里。

    就算没看见,肯定是曹县尉在刘县令耳边帮自己说上了几句好话。

    上次自己去见曹县令的时候曹县令还跟自己说起过根叔那个位置是给我留着。

    没想到这么快啊!自己的金子真的没有白送啊!

    “额哈哈哈!”不下心笑出了声,突然觉得有些尴尬,缩着脑袋看了看周围那些耆正。却发现他们也如同自己一般,此刻脸上凝重,思绪万千。

    周有武看到华子在那边,跟眼前方大师一样的服饰,就想着方大师可能跟华子有点交情,也许华子站出来也是给方大师说说话!

    但没想到还要传达刘县令的封狱头的事情啊。

    想来想去也觉得没自己的份啊,自己这段时间虽说忙忙碌碌,但也是平平庸庸啊。这个时候如果封个狱头,最有可能的还是他啊!

    周有武转头看向上官兵勇,此刻他正眯着眼睛,瘦削的脸庞往后仰了四十五度,露出精致的下巴,五官都在笑。

    周有武心情就不晴朗了啊,娘的小人得志啊!

    不过刘县令平时都不怎么跟自己这一帮人接触,自己这些人都是隶属于曹县尉直管的,而且平时感觉,刘县令对上官兵勇这个人也是不感冒的啊?

    怎么突然?不科学啊!

    心里又觉得不应该是上官兵勇,可不是他难道是自己?心里顿时也纠结了起来,竖着耳朵听着华子继续往下说。

    天越来越黑,县府门口的灯笼被站岗的士兵点亮,炫亮的光彩,黑夜之中,映亮了在场每个人的脸庞,却又是那样的神态各异。

    华子看了一眼王英,意味深长。倒与王英的视线碰撞了下,王英此刻脸上早已没了刚才被上官戏弄的不爽,有的只是咧嘴的大微笑,爽朗而干净,肯定了华子的做法,还带着点迫不及待。

    华子本来没有这个想法的,只是这个上官的种种言行他有点看不下去了,而自己作为王英的贴身侍卫,毕竟不能跟上官有肢体冲突,就想着能不能够在其他地方耍耍他。

    华子转头过来,又看了眼四周七乡八里的耆正,基本就是灰头土脸的叹着气,摇着头,他们觉得根本不可能轮到自己,可眼里还是有着些许期待。而上官兵勇,眼神冒着金光,觉得非自己莫属了,这在场十几个人,还有谁比自己更适合呢?比业务比能力或许还有人跟自己半斤八两,若论到在后面献殷勤走关系,那自己绝对是这帮人里首屈一指的!

    “麻烦展护卫快点宣布!”上官哈着腰点着头有点迫不及待了!

    四周的人基本上也都确信是王英了!人群中不乏有些耆正已经慢慢靠近了上官兵勇,拱着手,似乎就等着华子一宣布,就送上道贺,而华子也眯着眼睛,带着微笑,谦卑的拱着手。

    华子看了眼上官兵勇,眼里飘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

    “传刘县令口谕,特封王英为定远县府大牢狱头!恭喜王大人!”华子本来面朝着上官兵勇,却忽地转到王英这边,恭敬的躬身!

    上官兵勇一直抖着小腿等着华子亲口说来自己成为了县府大牢狱头,可当听到王英这个名字时,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王英是谁?

    王英?脑子里过了一遍人,才想起就是眼前这个江湖骗子!

    不可能啊?怎么可能?

    展护卫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刚刚还在大堂上的嫌疑人现在居然一跃成为了大牢的掌门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展护卫?这...会不会是搞错了?”上官兵勇眼瞪的如死鱼般,眼角也不由自已的在抽搐,话语间还带着颤音跟抖动?

    这明明是自己的位置啊?上次曹县令还跟自己说起过的,怎么现在?

    周有武是一脸茫然,黝黑的脸上写满了大大的疑惑!虽然自己对王英的能力很是钦佩,可忽然在展护卫口中说出王英就是刘县令亲封的狱头的时候,震撼无比!接着也是感觉这个展护卫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吧?

    华子瞥了一眼上官兵勇,并没有理他,接着说道:“各位!王大人年轻有为,受刘县令器重,希望你们以后都能配合王大人的工作,华子先在这里谢过了!”

    华子一席话顿时炸开了锅,这个王英到底是何方神圣,又何德何能?如果真有关系那也不至于被上官五花大绑的送到县城大牢!若是没有关系,这样年纪轻轻在大堂上洗清了嫌疑不说,居然还被封了个狱头做做,这根叔的位置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明显是给上官兵勇准备的啊!

    “展护卫,这大牢这块一直是曹县尉在管?如果真是眼前这个骗……王英,那……曹县尉是否同意呢?”上官兵勇本来张口就是骗子两字,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还有曹县尉啊,这事肯定得经过曹县尉啊,曹县尉不同意这个王英肯定也当不上这个狱头啊。

    曹县尉可是亲口跟自己承诺过的。

    “上官!曹县尉那里怎么说你自己去问曹县尉好了!”华子说着便是一甩袖子,这是什么人啊?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了?领导同不同意还要跟你说过?

    “额……”上官顿时语塞,脸上顿时憋得通红,在灯笼的映衬下,显得也是有点别致。

    如果这事是真,那也只能去找曹县尉了。这是上官兵勇最后的稻草了。

    “哦,对了,再跟你说个事,曹县尉最近一段时间不办公事,去旅游了!”

    华子把刘县令对曹县尉停职这件事说的也是轻松!

    “旅游?”上官兵勇听得眼珠子都要掉了。转身就往县府大门跑去,边跑边喊:“曹县尉!曹县尉!你走了我怎么办?我的芋头啊!”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