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的女神是个鬼 第十九章 无言的结局(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左边是一个土豪金,背后贴着一张观音的画符;右边的则是一把略显暗淡的油伞。

    “王莫道,张雅丽!”我哽咽着说出了两个名字。

    “其实在你陷入灵界之后没多久,这两样东西就来到了我们密宗之处。”

    声音戛然而止,随即一副全息影像在我两面前缓缓展开。

    画面中王莫道一身鲜明的袈裟,庄严肃穆的将两样东西推到了对面一个白眉及肩的老者面前。

    “大师,虽然你已经隐世修行,但是天下大势想必你也清楚,这场牵扯众多且延续近三千年的冤孽之事恐怕不是轻易能破解的。”

    “此去我已抱定决心,只是力量甚微恐难成大事,不过我有个朋友体内有同样千年身的存在,说不定可以翻盘!”

    “你要成全他?莫非此人也是碎片持有者?”那个闭着眼的老者忽然睁开了双眼,随后他微微触摸了下那两样东西。

    “他果然也是,可是你确定他也会和你一样甘愿付出?”

    “三师兄!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贪生怕死之人,而牺牲和奉献也是人界的力量来源之一!”王莫道猛的抬起头,目光中透出无比的坚决。

    画面突然泛起一阵涟漪,等恢复平静后出现了一片冰雪交加的场景。

    王莫道身后站着老者和一群人,其中就有那个给我包裹的小喇嘛,王莫道回头点了点头,随即手中镜光闪烁,金银双色光芒笼罩着两条蓝色巨龙一前一后的跟着他迅速升空。

    蔚蓝天空忽然出现一道粉色火焰,随即天空像被烧裂开一般,很快三人出现在接缝处,赫然是苏柳,欧阳晴雯和青竹居士。

    两条巨龙很快缠绕上了晴雯和青竹居士,王莫道则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身后浮现一个巨大佛像,对面的苏柳也双手一扬,身后出现一只巨大的九尾狐虚影。

    画面瞬间便被一片白光笼罩,许久白光退去,王莫道浑身是血的出现在画面中,他的心窝处出现了一个向内收缩的凹坑。

    遥远天空青竹居士和晴雯互拍一掌后各自隐没在裂缝里,苏柳身后的九尾狐也渐渐消散,原本神气十足的她也双眼暗淡的倒退回裂缝里。

    “没想到王大师居然如此舍得,相比之下老夫倒是有些过于执念,落了下乘,也罢!这桩事老夫应下了,到时候希望一切都值得吧。”

    那个老者的声音再度传来,随即画面渐渐暗淡下去,那群蝴蝶也在我们头顶盘旋三圈后突然噗的一声碎裂开来,在地上洒了一圈。

    “看来王莫道也是个碎片持有者,所以他才能使用自爆碎片这种方法,显然威力很大,让苏柳受了重伤,所以青竹居士才再起策反之举。”陇雪语气黯然的说道。

    正当我两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时,外面忽然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我两警觉的对视了一眼,随即摸向大门口。

    打开大门发现晴雯一脸笑意的站在我两面前,随即她略带神秘的指了指大门上的一个凹槽说道:“你们居然没有找寻可以加大结界力场的灵物,我能感应到,想必我主人应该也能。”

    陇雪有些吃惊的看着她,随即冲她点了点头,晴雯转身就离开了,陇雪忽然拉着我的衣角轻轻感慨了句没想到她还是那么善良啊。

    怎么可能!我心里大叫起来,眼前这个绝对是假的!就在我离开的第二个月,她就带人来追杀我了。

    而且在我离开西藏的时候她还下狠手将某位高僧送我的舍利子念珠打碎了,那位高僧还特意关照我,晴雯身上充满了怨恨和杀戮的气息。

    那就是说眼前这个不是真的晴雯,那会是谁呢?苏柳肯定也不是,难道还有什么人在暗中相助?

    虽然内心十分疑惑,但是为了不让陇雪担心,我决定还是不和她说,随后我猛然想到了那个龟背。

    于是我迅速回屋找到那个东西后试着放了上去,果然形状大小都刚刚好。刚把龟背放上去,一阵迷蒙的紫色从那花纹中弥散开来,顿时一层若隐若现的紫色光幕瞬间笼罩了整个祖屋。

    陇雪忽然有些惊奇的跑了出来,随后她看着那个龟背喃喃自语:“没想到我居然能看到琉璃凡尘,据说这东西原本和我家祖屋是一体的,只是后来我家有个祖上小时候误把此物当古董卖了!”

    “这个琉璃凡尘只有在这里才有效,到其他地方只能当刻有古文的古董龟背。”陇雪忽然感慨起来:“这下就不怕被人查看到了,只要出了这条巷子,我想你看见你就看见,想不让你看见你就压根看不见。”

    随后我心头痒痒的尝试了一番,果然如陇雪所说,而且据说这玩意还有一定的防卫功能,一般的妖鬼根本不敢靠近。

    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过了几天,陇雪早早的去参加一个重要商业会议,我闲着无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拐过一个街角看见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窈窕美女,似乎是感应到了我的到来,女子转过身来,竟然是晴雯!

    “呦,前两天和你说过了之后你才知道加强结界,真是没脑袋啊,这样怎么可能对付……”

    “别说谎了,我知道真正的晴雯已经完全和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人了!”我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

    “厉害,原本以为你是个粗心的人,没想到观察这么仔细。”晴雯的话说着说着就渐渐变的粗犷起来。

    最后一阵炫光快速闪耀了下,那个白眉及肩的老者出现在了我面前。“也好,这样才能值得被托付。”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劝施主几句,你要量力而行,毕竟自杀可是要下地狱的行为。”老者缓缓说着。

    “哦,不必多劝了,佛家不是有句话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这也算是潇洒走一回了。”我故作轻松的回应。

    “那你考虑过这么做会给你的爱人和双方父母,以及你的亲戚好友带来多大的悲伤嘛?”老者不依不饶的继续着。

    “自古忠孝还难两全,更何况这种为整个人类造福的大事,至少我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坚定的回应让老者点了点头。

    “嗯,觉悟不错,那我再问你一句,你知不知道自杀就等于是杀生?”老者再度发问。

    “其实关于这一点我一直都不赞同你们的观点。”此刻我两走到了一旁的街心花园的长椅上。

    “你们常把杀生挂在嘴边,但是何为杀生?吃鸡鸭鱼肉是杀生,所以你们提倡吃素静心!”

    “可是你们又说万物皆有灵,那我且问你那些素食原料,那些稻谷是否也是万物之灵中的一员?”

    “如果你说是,那你们是否也在间接杀生?如果不是,为何万物不包括这些,难道还有所谓的等级类别之分?”

    老者笑眯眯的听我说完随后问了句:“那按照你的说法该如何做才对?”

    “所谓杀生并不是一味吃素就行,因为万物皆有灵,所以吃素也涉及杀生,那唯一的办法难道是不吃不喝?如果是那样就变成了自残甚至自杀,这也是杀生!”

    “所以我更欣赏那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在心间!你心中有佛自然万事都有佛,因为万物皆有佛性!”

    “因此我得出的结果就是做事由心出发,随心率性,不要强求也不必拘泥,只要问心无悔无愧,就是你可前进的路。”

    我的话音刚落,老者眼角的皱纹瞬间绽放开来,随后他看了看天空不断低语着苍天有眼人界有救。

    好不容易他平复了心情,随即一道意识传入我脑中,原来老人也是碎片拥有者,而且王莫道的那次行为深深触动了他的心。

    于是他也决定将自己的碎片贡献出来确保反抗力量的凝聚,先前只是为了测试我的决心和悟性。

    随即他又将灵魂标记的方法告诉了我,同时告诉我之所以给我两件物体不是三件,只因为还有一个标记必须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或恋人或家人。

    而陇雪无疑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同时她也是碎片拥有者,这一特例能够让她具备呼唤我迷失的灵魂,比我单一找寻标记更容易寻回灵魂和肉壳。

    “不用拒绝,我已经这把年纪了,为了所谓长生不老在那个地方呆的太久,都忘记了曾经我也是和你一样有心之人,所以我也算看开了,就让我在解脱前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吧!”

    老者说完身形忽然模糊起来,随后我感觉自己的感知似乎更为细腻起来,十多米外几个女孩的说话我竟听的宛如耳畔。

    带着无法说清的心情我回到了祖屋,静静抚摸着那把伞和那部手机,脑海中浮现出这一年来的点滴时光。

    晚上我早早候着陇雪下了班,随后带着她去了家早就想去的西餐厅美美享受了一把烛光晚餐。

    回家缠绵的时候陇雪很奇怪我今天特别的柔情,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她我即将去找苏柳等人清算最后的帐。

    “你准备用那一招!”陇雪迅速反应过来,见我点了点头后蹙了下眉说道:“既然决定了就去吧,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按照老者的描述做好了灵魂标记,随后紧紧搂着她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果然下起了绵绵细雨,走出大门的时候陇雪轻轻说了句记得不要伤害晴雯,我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离开前我重新把龟背再度放了上去,随后默默在心中念叨了那些熟悉的名字,感觉大家就像还在我身边一般,随后我撑着伞默默走到了和晴雯见面的咖啡屋前站住了脚。

    “下来吧,晴雯。不对,应该是曾经的晴雯,咱们好好聊聊,毕竟这血雨祭一时半会也完成不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