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淑云居住的正房是两室一厅的格局。一进门就是中堂,左边是书房和茶室,两者连通在一起,中间被两扇紫檀木镂空雕花的隔断隔开。右边是带着卫生间的起居室。

    古代的中堂相当于现代的客厅,一开门,正对着一堵实体墙,墙的正中央通常会挂上寓意吉祥美好的字画和条幅,下面放着条案。条案前是一张桌子,两边配上一对太师椅。不过淑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老式的中堂。房间看起来暗暗地,一点都不透亮,显得死气沉沉,总感觉像鬼片现场似的。

    淑云把中堂布置的更接近于现代的客厅,实体墙上开了两扇大大的格子窗,上面挂着透明的纱帘,阳光照射进来,房间显得特别亮堂,而且通风干爽。靠窗的位置摆设着一圈组合沙发和茶几,再往外,靠门一边是饭厅和门厅。几者间都用同样的紫檀木镂空雕花的隔断隔了起来。看似是一个整体,又巧妙的分割成了不同功能的区域。

    整个房间都铺上了被漆得锃亮的地板,地板淡棕色,带着木头自然形成的纹理,被擦拭的一尘不染,漂亮整洁的让人看了就觉得身心舒畅。为了保持卫生,也是配合淑云的习惯,所有人进门时都需要在门厅处换上托鞋。门厅中安放有鞋架和衣帽架。

    淑云和胤禛此时就坐在客厅左边的那座双人沙发上,母子俩挨坐在一起。跟门厅正处于一条直线上。透过雕花隔断的镂空处,互相都能看清楚对面的全貌。康熙的声音就是从门厅处传来的。

    可能是“做贼心虚”吧,事先也没个通报,康熙的突然袭击把淑云和胤禛全都吓了一跳。倒不是怕刚才的话被康熙听去,隔着门,从门厅到母子俩所在的位置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俩人说话的声音又不大,就算康熙耳力再好也指定听不见。只是母子俩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手上的训练大纲,这东西如果有合适的机会,由胤禛呈给康熙看看倒是没什么,八成还能得到一顿表扬。可这会儿时间、地点都不对,搞不好就得让康熙以为淑云和胤禛母子二人在密谋什么。所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东西藏好。

    好在母子俩的心理素质都不错,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压抑住强烈的紧张,不约而同的露出微笑,一起朝门厅处看去。康熙此时正在低头换鞋。

    胤禛坐在外侧,眼睛一边注视着康熙,一边不着痕迹的往淑云的方向微微一侧身,正好挡住康熙的视线,同时用袖子把手里的那本特种部队训练大纲盖住。

    淑云拉着裙摆,挡住手,飞快的把书拽过来,沿着大腿边缘顺到背后,一把扔进空间。淑云怕康熙先前看见胤禛手上的训练大纲,想着是不是要找本书来代替,不过时间上已经不允许了。幸运的是,正好在胤禛来之前,淑云正在看魏秋实才编撰完成的《外伤要略》,见儿子来了,淑云就随手把书放在座位旁。而且很巧合,两本书的外观几乎一模一样。现在这书就在淑云腿边,被淑云的裙子遮挡住了。淑云就顺手以同样的方式递到胤禛手上。

    娘俩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啊,所有的动作只在眨眼间就完成了,中间一点语言交流都没有,而且做的十分隐蔽,不特别留意的话,根本发现不了娘俩的小动作。

    在这个过程中,淑云和胤禛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康熙,可以肯定他没有察觉。

    太惊险了,淑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和儿子默默对视一眼,母子俩一齐悄悄的吐了口气。镇定的站起来迎了出去,路过茶几旁的小书筐时,胤禛随意的把手里的《外伤要略》放了进去。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宫里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淑云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像话家常似的,语气显得很自然。其实淑云是在借此缓解情绪,也是给儿子争取喘息的时间,能让他好好平复一下心情。

    “嗯,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挪到这边来办也一样。朕这不是想着早点见到朕的那对小孙子、小孙女吗,就赶着过来了。”说着,康熙高兴的冲着淑云呵呵笑了起来。

    见康熙面上只有高兴,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来,淑云和胤禛彻底放心了。

    “儿子给皇阿玛请安。”胤禛利落地冲康熙打了个千。康熙叫起后,胤禛又上前两步接过康熙手中的鞋放进鞋柜里。

    淑云也走到了康熙近前,心情放松了,也有功夫仔细看看他了,这一打量,淑云就忍不住皱着眉头抱怨道:“怎么搞的?瞅瞅你这张脸,怎么黑成这样?还瘦了这么多?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啊?还有你..”淑云回头又朝胤禛训道:“你和老七他们跟在你阿玛身边,就不能多花些时间照顾一下你阿玛的饮食起居啊?临走时,额娘是怎么跟你们交代的?都忘到脑后了是吧?”

    面对淑云的质问,爷俩一起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全都变成了锯嘴的葫芦,都指望着对方能先出头顶缸。

    瞅着“含情脉脉”对视着的父子俩,淑云眼角抽了抽:“嘛呢?”

    见躲不过去了,又实在受不了儿子哀怨的小眼神,康熙首先败下阵来,咳了一声,打岔道;“有什么事进屋坐下再说吧。”说完,没等淑云反应过来呢,康熙把刚脱下的紫貂皮大氅往淑云怀里一推,背起手,率先朝里面走去。

    胤禛对着自家呆住的额娘勾勾嘴角,紧跟着他阿玛的脚步也颠了。

    看着那爷俩一前一后的背影,再低头看看手里的大氅。瞧自己好糊弄是吧?淑云恨恨的又抬头瞪了那爷俩一眼,把大氅在衣架上挂好,也跟了过去。

    瞅着淑云气呼呼的样子,康熙知道是因为关心自己,心里极是熨贴,很想好好哄哄淑云。可再看看身边正杵着这么大个一儿子,康熙又哪好意思付诸与行动啊。只能暂时无视淑云虎视眈眈的眼神。把目光对准儿子,说道:“朕已经给两个孩子取好了名字,孙子叫弘晖,孙女就叫嘎鲁玳(凤凰)”

    “儿子谢阿玛赐名。”胤禛赶紧叩谢康熙道。孩子这么小就赐下名字,在所有皇孙里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这份厚待让胤禛心中十分喜悦。至于淑云那里,胤禛表示:儿子不是不想解释,也不是不知道您在生气,可总得先回应阿玛不是。

    “起吧,今天趁着你和老七、老九三家都在,晚上安排一顿家宴,把两个孩子也带过来,让朕好好看看。你这就下去告诉老七和老九一声,顺便让何嬷嬷通知御膳房准备。”康熙挥挥手,把儿子打发下去了。

    胤禛得了康熙的命令,一边往外走,一边有些鄙视的撇撇嘴,心知肚明自己老爹是嫌弃自己碍眼,准备赶走自己,好能无所顾忌的哄自家额娘,这正好称了胤禛的心。

    胤禛刚一把门带上,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康熙就立刻起身走到淑云身边,紧紧贴着淑云坐下,一把把人搂在怀里,无视淑云的争扎,笑眯眯的说道:“好了,别跟朕置气了,这么长时间没见朕,你就不想朕啊?朕可是想你得紧,你看,朕在宫里还没待上两天呢,就过来了,你怎么还能忍心不理朕呢?快来叫朕好好看看...”

    这男人,别管是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公卿,要是死皮赖脸起来真是叫人一点办法都没有。看着马上就要贴上来的大脸,淑云身子向后仰了仰,稍微拉开点距离,赶紧说道:“你等会。”

    “还等什么呀?”说着,老康手也开始不老实了。

    淑云一手抓着他乱动的爪子,一手推开他的大脸:“别想蒙混过关,刚才不还说是为了看咱们孙子和孙女才这么早过来的吗?这会儿怎么又变成是因为想我了?”

    康熙拿掉淑云的手,在淑云嘴上狠狠的啃了一口,才回道:“你这女人就是矫情,你也不想想,那样的话,当着儿子的面叫朕怎么说得出口。”

    “那你这会儿就能说出口了?那你好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把自己作践成这样的?”淑云立马接口问道,把康熙噎的咯喽咯喽的。

    康熙张口结舌了好一会,才嬉皮笑脸的道:“这不是没有你在身边照顾吗...“见淑云瞪眼,康熙讪笑着说:“你放心,朕就是外表看着黑瘦了些,其实身体好得很,一点毛病没有。”

    淑云懒得理会他这些敷衍的话了。直接把他的手抓过来,认真号脉,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康熙的面色。完了把他的胳膊使劲一甩,气道;“气血两虚,明显是休息不好累到了。”

    康熙不敢说话了,只讨好的看着淑云,刚才又被他好言好语的哄了半天,淑云知道他这是怕自己因为他的身体担心上火,才和自己插科打诨的。这会儿也气不起来了。声音软了下来,道:“好在不是太严重,不过你得听我的安排,最近就不要太艹劳了。”

    见淑云转变了态度,康熙立刻笑眯眯的说:“好好,朕全都听你的...”RS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