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追妻令:猎捕小萌妻 第900章 约定一个来世的暗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木质手镯其实是贺兰锦砚设计,请阿吉烈打造,再让女儿假装施法的纯装饰品。

    他见布卡忧心忡忡,心魂不定,便想了这个办法。

    果然,布卡戴上这手镯后,哪哪都对劲儿了。心不虚,气不喘,胸不闷,走路贼有劲儿。关键晚上不做恶梦,觉得那手镯真真儿是有用得很。

    两父女悄悄背着布卡,彼此伸出拳头,轻轻碰一下,相视而笑。

    贺兰锦砚觉得忽悠老婆这招很成功,很为自己哄老婆的深厚功力洋洋自得。

    小七步不会告诉阿爸,自己确实在手镯上动了点手脚。百年一遇的大巫师不做点啥,显然说不过去。但这是秘密,没有人知道她做了啥。

    她十分清楚自己的阿妈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存在,连磁场都截然不同。她要守护世人,自然得先守护自己的母亲。

    夕阳猎猎,小七步迎着霞光微笑,如一个没长翅膀的天使。她是爱的天使,有那么多人爱着她,而她也爱着那么多人。

    布卡戴着木手镯,逢人就炫耀这是女儿送的礼物,生怕谁不知她有一个贴心的女儿。

    这天,开会。分公司的负责人悉数到场,其中一个居然是熟人。

    布卡好生诧异,会后让对方留了下来,“雪灵,你什么时候来了后墨时代工作,我居然不知道?”

    “布总,您好。”黄雪灵穿着职业装,十分成熟干练,“其实我在后墨时代工作了将近六年。”

    “走走走,到我办公室聊。”布卡看见老同学,心情十分激动,“这些年,你都没跟我联系过。”一讲完,才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哽咽。

    想起多年前,吃一餐饭把友谊给吃没了。她说,她们的友谊只有四年。所以四年了,到此为止。所以大家不要再见,不要再联系,也不要为了工作套近乎。

    黄雪灵倒是没提那餐饭的茬,十分冷静而稳重。她说贺兰总裁离开贺兰盛世后,她也就没在那儿待了。

    她说的贺兰总裁,当然指的是贺兰锦砚。不过非常感谢在贺兰盛世的学习经验,这使得她应聘起来得心应手。

    再后来,她在报纸上看到后墨时代总裁是布卡,又看到其下属分公司正在招人。她就去了。

    她去了,但没联系布卡。这么做的目的,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咬着牙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给布卡看,当年的确是走了近道,利用布卡找到好工作。但她要的无非只是个机会,不是攀裙附带。

    “我想让你看到我的能力。”黄雪灵终究眼睛红了。十几年,一直耿耿于怀,自尊那坎就是过不去。

    布卡的眼睛也红了,亲自替她倒茶谢罪,“对不起,雪灵。当时我年轻气盛,想问题太偏激。”

    黄雪灵摇摇头,“我能理解,有钱人有有钱人的顾虑。”

    布卡捂脸,自己哪是真的有钱人,简直就是山寨货。她一脸通红,“不,不是那样。我是因为被人骗得太惨,所以当时才对谁都有警惕心。”

    那天,黄雪灵很忐忑地想请布总吃晚饭。

    多年前,她们的友谊从一顿饭结束;多年后,她们的友谊能不能从一顿饭再次续约,谁说得清呢?

    黄雪灵坚持付钱,布卡没和她争。

    饭后,贺兰锦砚参加完一个饭局,亲自来接老婆回家。他看见黄雪灵,淡淡一个笑容,“你好,谢谢你当年的配合。”

    黄雪灵一下就开心了,“贺兰总裁还记得我?”

    “当然。”贺兰锦砚看了一眼布卡。那眼神明明白白显示,只要跟他老婆有关的一切,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临别时,布卡主动拥抱了黄雪灵。一拥解恩仇,仿佛依然还是当年的情怀。

    布卡又变成了吱吱咕咕的小女生,坐在后排倚在老公胸前,“少主大人,我给你唱歌听好不好?”

    难得老婆大人心情好,少主大人肯定是要听的,“又是斑马斑马?”

    “咦,你怎么知道?”

    “你除了会斑马,哪首五音齐过?”

    “……”布卡张牙舞爪扑上来,把毛茸茸的脑袋拱在少主怀里,咧着嘴呲着牙挥着爪,“坏蛋!这日子还想过下去吗?”

    “当然,亲爱的小兔子。”贺兰锦砚微微勾起唇角,任由她作威作福。于是他听到了这个版本的斑马……

    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再给我看看你幸福的尾巴。我伸出手去摘下,记忆的花,把它轻插在你的头发。

    斑马斑马,你回到了你的家,而我拥抱着我温暖的年华。你的城市每一扇门,都为我打开啊……

    夜色,迷人,喷泉绽出流光的彩。东方明珠几个大字在一闪一闪,仿佛也在唱“斑马斑马”。

    贺兰锦砚忽然出声,吩咐亚刚停车。他拉着布卡的手走进东方明珠,走向那间总统套房。

    站在门口,走廊的灯光映在他的褐发上,深邃的蓝眸温暖而隽永。

    他含着笑,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推开房门。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雨来,轻轻敲在窗棂上。

    他看着她,微笑。

    她看着他,也笑。

    他的吻如跳动的音符,行云流水落在她的发上脸上颈上……整个城市仿佛窒息,温度迅速攀升。

    他华丽的音质在她耳边响起,“如果有一天,你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你……一定要来找我,好不好?”

    布卡的脸热得发烫,红通通的,像熟透了的小苹果,“可是我来找你,你不理我怎么办?”

    “你就说‘贺兰锦砚,我要给你生孩子’。”

    “……”布卡好幽怨,“我又不是花痴!到时你肯定当我是神经病呢。”

    “不会的……因为这辈子咱们留下的印迹实在太多太多了……要不,咱们约定一个来世的暗语。”贺兰锦砚笑笑地在她嘴唇上点染一下,“西依兰斯吉!你见着我就喊‘西依兰斯吉’……”

    “哈哈哈哈……西依兰斯吉!”布卡狡黠一笑,“这辈子也可以用,以后我们吵架,喊一声‘西依兰斯吉’就停。”

    “我不会跟你吵。”那么宠人。

    “哎呀,万一吵呢!”

    “没有万一。”那么肯定。要爱一辈子呢,吵什么架,兔子这么听话。

    西依兰斯吉,世间灵魂最美的相遇。他用稀世之花向她求过婚的,这预示着彼此会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

    如此,完美,是他和她都想要的宿命。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