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各位都清楚结果,我就不再过多阐述。我们都是臣子,臣子就要帮助君主分忧,这分忧不是只挂在嘴上,而是要如墨家弟子一般实实在在,亲力亲为的行动。”

    墨家实实在在,亲力亲为的行动?

    “摄政王妃说得好!”老百姓叫了起来。

    “是呀!我们就是要实实在在,亲力亲为的官员来指导!”

    “是呀……”

    严玲婉抬头,微微一笑,举手一挥,老百姓的叫喊声顿时停住。

    “我听说想要树木生长,一定要稳固树根。想要泉水流的远,一定要疏通它的源泉。依我看来,老百姓就好比树根,好比源泉。而君主受命于天,犹如树干,犹如河流。而我们的君主虽然年轻,却励精图治,勤政爱民,一定会长成参天大树,一定会源远流长!”

    严玲婉的意思老百姓是树根,是源泉,就是命脉。不过同时展示了少年皇帝的宽广的心胸。

    “好!说的好!”

    “好!”

    “其实,今日的朝议,与其在这里争论儒学与墨学哪一个更加适合治国天下,还不如搏众家之所长,在皇上的带领下来让咱们的大楚继续辉煌。”

    严玲婉浑身的气场一打开,让人崇拜!让人臣服!此刻,她浑身都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周太师看着犹如圣人一般的摄政王妃,知道大楚天朝再无人敢想摄政王妃该远离朝堂!无人敢诋毁摄政王妃是女子该回去生孩子!

    “继续辉煌!继续辉煌!”老百姓一声又一声的喊着。

    严玲婉适时的挥挥手,大声的喊着:“而这一切都是吾皇励精图治,勤政爱民而来。”说到这里,严玲婉率先一撩衣袍跪了下来,她身旁的官员都跟着跪下,大家神色极为庄重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周太师拉了拉身边的侄儿,两人一起跪下,不要怪他没有硬抗到底,更不要怪他骨头软。有摄政王妃的支持墨家的崛起是大势所趋,人心之所向。何况他年纪也大了,必须为自己的子女,为周家做长远的打算。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官员这才跟着回神,与反应过来的老百姓齐齐跪下,黑压压的一大片,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时之间,那场面极为壮观,那声音响彻天地!

    这一次的朝议被载入史册,史官用了许多的笔墨来描述这一次的朝议。

    经过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朝议,摄政王妃的观点极为鲜明,不否认儒学,甚至不否认众家之长,并提出结合众家之优,吸收众家之长。严玲婉这一观点深深地震撼了董仲舒,让他明白了自己犹如井底之蛙,只看见自己头顶上的那一片天。

    于是董仲舒沉下心来研究众家之长,越研究越佩服摄政王妃的眼界之深、之宽。当董仲舒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变得宽大了起来后眼睛里就能看见别人的优点了。

    多年后董仲舒以儒学为主,吸收法家、道家、阴阳家的思想,提出了新的思想体系。而新的思想体系与墨家的完美配合,成为大楚天朝后来几代帝王的统治哲学。

    这个异时空里的董仲舒并没有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同样成就了他在这里出现的意义。他的新思想对这个时代所提出的一系列哲学、政治等等给予了比较系统的回答,为社会政治与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而摄政王妃没有子嗣一说,无人敢提,无人敢议。

    朝议之后,严玲婉建议少年皇帝去边关与将士一起镇守,亲身学习军事方面的管理,体会军营里的生活。

    少年皇帝真去了边关,这一过又是两年,夏。

    少年皇帝回到京城,脸上再不见稚嫩,而是俊美、威严与高贵。他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了,沉稳、内敛,能够独自撑起一片天了。

    想着终于可以过自己的日子了,终于可以睡懒觉了,终于有时间陪宇儿了,严玲婉心里就是激动。早早的处理好朝政,该移交的统统移交。

    最后一日上朝,严玲婉穿了王妃的宫装,第一次以女装步入朝堂,那气势也是很多男儿无法比拟的。

    朝堂上陈子墨一直牵着严玲婉的手,两人感谢了这五年以来皇上的信任,感谢了各位官员的支持,最后两人手牵手一起离开。

    朝堂上百官见摄政王与摄政王妃交权是交的那一个爽快,一个个都眼睛发酸。这几年的相处,摄政王霸道的行事作风,一度让有些官员以为王爷改变了初衷,心中有了王图霸业之意。没成想,却不是!

    摄政王一直以来要的就不是王图霸业,只是一人而已,惟严玲婉一人而已!他这一生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对不起婉儿了,绝不能再有令他后悔之事!

    走出大殿,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吹在王爷的脸上,让宁王从没有过的清醒。陈子墨牵着严玲婉的小手,深情的看了严玲婉一眼,他有想要守护的人,想要守着婉儿活出自己的生活。

    一贯冰山的李君明,一贯能隐忍自己感情的李君明,此刻看着离去的两个背影,在朝堂上直接红了眼眶,眼泪静静地滑落了下来。他陪伴了她近六年,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想想这六年的时光,六年的回忆足够支撑他今后的生活了。

    白泽五年夏,皇帝陈麒麟亲政,再无摄政王与摄政王妃!

    两人离开了朝堂,先去了灵光寺,严玲婉憋了整整五年的问题要找道真大师问,她的另一半灵魂在哪里?

    马车一到灵光寺,寺门前一如以往的热闹。好在严玲婉与陈子墨在马车里已经换下了宫装,此刻两人都身着常服,因此下了马车并没有引起骚动。

    跨进寺庙后院,一个和尚双手合十上前:“王爷、王妃,大师云游未归,留下一封书信。”

    云游未归?严玲婉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是不敢与我见面吗?

    那和尚双手呈上书信,严玲婉接过来打开一看,人就沉默了。

    道真大师在信上回答了严玲婉憋了五年的问题,可却让严玲婉的心情无比复杂。

    严玲婉另一半的灵魂被道真大师送去了严玲婉来的时空,并告知她再也回不去了,让她安安心心地在这里过。严玲婉的灵魂是两个一半,是生生世世不碰头的命数。

    生生世世不碰头的命数?这是何意?

    “婉儿,你想回去吗?”陈子墨揽着她的肩头。

    回去?

    不,严玲婉摇头,冲陈子墨一笑:“不是想回去,只是想知道自己的另一半。原想着能与她合二为一,见大师信里的意思,看来是不可能了。”

    不想回去就好,陈子墨放下心来。

    “既然大师不在,咱们回去吧,宇儿还等着我们回去。”

    “好!”

    两人执手而回。

    经过几日的休整,几日的收拾,一家三口带着几个属下开始了仗剑走天涯的自由生活。

    白泽六年冬,严府收到远方的来信,信中说严玲婉有了身孕,不过他们不打算回来,会继续西行。看了来信,顾玲娘大哭一场,婉儿终于有了身孕,心中大石终于放下。

    白泽七年夏,皇帝收到九皇叔、九皇婶寄回来的西红柿种子,皇帝令召信臣负责种植。

    白泽七年秋,严府收到书信,严玲婉生下一个男孩。

    白泽十年秋,宁王府布置一新,迎接王爷王妃的回归。

    这一天,秋雨绵绵,马车的雨幔挂着雨帘。马车辘辘终于摇到了宁王府的门前,而王府门前早已站着一大队撑着雨伞的人。

    武伯撑着大大的雨伞,满脸笑容的站在刚刚停稳的马车边上:“王爷,王妃,刘太医早已候在府里了。”

    马车门一开,车帘被掀起来,宁王探出脑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让武伯神色一凝。

    “都睡着了,让人来把两个小的抱走。”

    都睡着了?武伯被凝住的脸才又灿烂了起来。他们盼着王爷回来,想着好早些看看那古灵精怪的小世子,结果人家却睡着了。

    武伯赶紧回身示意几人上前来,周毅、段大力立刻跑上前来,在王爷的帮助下,陈秦宇与陈秦杰被一人一个的抱了出来,武伯与明叔一人两把伞的撑在两人身边,跟着两人的脚步就进了王府。

    被段大力抱着的小男孩,肤色白皙,粉嫩可爱,虽然是睡着的模样,看在武伯的眼里还是与王爷小的时候一模一样。

    周离见几人抱着孩子进去了,脸上微微一个错愕,唇角一抖,笑了起来,看来武伯与明叔这是顾着小世子竟然忘记了王爷!

    周离立刻再撑了两把伞过来,因为王爷正抱着王妃下马车。

    一行人进了前厅,两个孩子直接被抱进了后院,而严玲婉下了马车就醒了。只是人还不是很清醒,有点迷糊。靠着陈子墨,撑着眼睛,眨巴了几下眼睫又揉了揉:“到了吗?”

    “到了。”宁王回答了她的话,示意人去打水来。

    到了?

    “哎呀,终于到了,我骨头都快抖散架了!”

    “大哥,大嫂!”刘文轩的声音想起。

    “三弟,来把脉看看。”陈子墨扶着严玲婉坐下来。因为严玲婉在回来的路上发现又有了身孕,还没有到京城,王爷就传了消息让三弟到府上候着。

    “三弟。”严玲婉招呼了一声。

    刘文轩上前把脉,很快面露喜色道:“大约两个多月,嫂子要注意休息。”

    陈子墨点头,“婉儿,还想再睡会儿吗?”

    严玲婉点头,在马车里怎么能有在床上睡觉舒服,当然得去再睡会儿。于是,墨竹上前扶着她进了后院。

    前厅留下两人,说了会儿话,约定了后日,大家在一起聚一聚,刘文轩提着药箱走了。

    严玲婉一觉睡到晚间才悠悠地醒过来,眼睛一睁开就看见陈子墨那张英俊的脸。严玲婉立刻环住他的腰,埋首在他胸前习惯性的来回蹭。

    陈子墨立刻抱住自己的女人,哄小孩子一般的问:“婉儿,怎么了?”

    “没事儿。”

    “想吃点东西吗?”

    严玲婉摇摇头,“还要睡,就不吃了,搁到胃里也不好受。”

    说完话,严玲婉的眼睛又闭上了。

    好吧,不吃就不吃。男人有力的手臂紧了一层力,此刻幽深的眼眸犹如幻化的春水,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吻着,久久不肯离开。

    男人的大掌在女人的背上一下又一下的顺着,犹如抱了一个天大的宝贝。

    看着再一次睡着的女人,近十一年的点点滴滴在陈子墨的脑海中一点一点的过着。

    陈子墨伸手拂去她额头上的细发,抱紧怀里的女人,轻声的唤:“婉儿。”

    “……”

    人生漫漫,好在有她陪伴!

    婉儿一定要记住我,生生世世都要记住我!绾发温婉,描画眉眼。醉卧花间,幽香轻染。孤枕难眠,辗转不安。挑灯独盼,执念不转,方知思念!

    金戈铁马,仗剑河山。半生风雨,岁月经年。相思不断,酸涩不堪。杯中美酒,映尔容颜,方知眷恋!

    满心相付,半魂之身,执之双手,生生相连,世世相牵!

    (全文完)

    ------题外话------

    银杏的第一部小说到此算是完结了,小说中有很多的不足,望各位读友多多包涵,在此衷心的感谢!第二部小说银杏会在暑假里多写,并且多存稿,希望各位读友继续支持银杏,银杏爱你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