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轮回之牧歌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战!大结局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快看!它们背上背着的,是不是木头?”

    “啊!那一定是为了搭建房屋而准备的,咱们快点去吧!有教主大人的地方,就是咱们的幸福家园!”

    “听说教主大人是真神下界,能指挥得动这么多龙兽运送木头,看来,传言是真的!咱们的教主大人乃真神啊!”

    “真神大人一定不会让咱们受罪的,大家加把劲,到了沙中城,咱们就安全了!”

    赶路的幸苦和疲惫,瞬间一扫而空,众人的兴致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

    同样的情况,正在不同的地方,一一上演。

    沙中城,收到欧普尼亚带回的喜讯,正与众人商议的牧歌,眼中猛地闪过一道精光,周身澎湃的魔力环绕周身,甚至把整间房间都溢满。

    众人膛目结舌,“这!发生了什么事?”

    魔力涌动,逐渐向屋外蔓延,不多时,整座城主府都笼罩在澎湃的魔力中,并且,依旧没有停歇的趋势,澎湃的魔力好似失控了一般,疯狂四散到城里,向更远的地方扩散。

    翻滚的魔力,像夹杂着红,黄,蓝,绿,紫,黑,白的彩雾,不过半刻时的功夫,就连沙中城扩建的地方,都被笼罩其中。

    远远看去,整座沙中城,犹如仙境,缥缈虚幻,生出无限旖旎。

    不过,奇迹远不止好看而已。

    被彩雾围住的人,身上的伤口,奇迹般愈合,不管是身上还是内部,就连久远的旧伤,也都神奇的恢复。

    “这这这!我的病好了!哈哈哈!我的恶疾已经好了!”

    “啊!奇了!我那三百年被斑斓虎咬断的腿,居然又长了出来!”

    “呜呜呜…想我毁容十几年,药石无医,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重现当年的灼灼风华!神啊!我彩雀将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仆从!”

    类似的情况,正在沙中城不断出现,人们不断奔走相告,哭声夹杂着欢呼,犹如雷声滚动,在沙中城久久不散。

    注意到彩雾最初是从城主府散出的人,顿时对着城主府跪了下去,“一定是真神不愿见我们

    受苦,所以才用神力救赎我们!向真神致敬!”

    “向真神致敬!”有人带动,带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跪伏在地上的人,没有发现,从他们眉心射出一道道白色的光束,全部朝着城主府射去。

    而牧歌身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身体周围的魔力,已经逐渐变成一股奇妙而不可言喻的气息,其他人可能无法理解,但是,夜幽帝,阿利奥克和红衣妖孽大叔,却看得动魄心惊。

    “神!真神的诞生!”夜幽帝近乎喃喃道,整个激动得身体颤抖不停。

    “没想到,她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回归…”红衣妖孽大叔意味深长,一眨不眨盯着牧歌,生怕这时候出什么差漏。

    “怎么会!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一连三个“怎么会”,道尽阿利奥克的疑惑,从未听过神会再次诞生为神。

    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是会来什么。

    红衣妖孽大叔神色一凛,“来了!”

    夜幽帝激动的面庞,顿时冷了下来,杀机尽显,“各就各位,不管来是人,还是魔鬼,全部一个不留!只要撑到宠儿诞神仪式结束,管他堕神还是狗神,全部都不是对手!”

    奥沽丁,艾琳,瓦尔德等人激动不已,“是!寻佣兵团将为团长打下第一场胜仗!”

    香满堂,铁无涯,邢何川更是下定决心,哪怕拼上性命,也要让牧歌成功,“我们三个也不能落在小辈的后面。”

    “迪诺尼亚领命!向军团长大人保证,不死不休!”

    卡鲁宾,兹克尤金对视一眼,主动请命,“城主府的安全,就交给我们两吧,在城主大人醒来前,就是一只蚊子,都不会飞入城主府。”

    菲雷斯,伊戈尔,伊泰尔,苏提,以及与院长一同寻来的布布,也齐声领命,“米歇尔大陆的队伍,也不会落后!”

    当初的布偶娃娃,早已凝聚出*,成功脱变成一位绝世美人,布布嘟着嘴,可爱中不乏冷漠,“阻主人者,杀无赦!”

    尽管没有与牧歌解除契约,但她几乎每时每刻都待在院长身边,是众人眼中公认的小媳妇。

    “露卡,咱们走!”带上不明体露卡,布布便跟在院长身边,准备大开杀戒。

    已摸清身世之谜,顶替索尔,成为新任七贤者中一贤的亚瑟特尔,另外六贤的阿特兰提库斯,米纳,米嘉,卡米香道,威兹曼格莱特,埃米乔茜,带着已逝世大贤者的遗愿,齐声道,“愿为审判者大人献上一切!”

    沦落在米歇尔大陆各地的故人们,洛天白,洛晚颜,温焱奇格拉等人,带着牧歌熟悉的朋友,“为了牧歌,哪怕是微薄之力,我们也绝不能落人后面。”

    身体大有起色的紫苏,童雅风,已和哥哥冰释前嫌的卡米奥,无念,西迪,西杰斯,克洛伊,以及已承认为古沉香另一人格的晴雅,代表米歇尔大陆五大隐世家族,“为了牧歌,为了朋友,为了同伴而战!”

    “灵犀鹄族长,宵月,特携全族助战!”雪白而迷人的身姿,从远方笔直飞来,领头是一只硕大的灵犀鹄,听闻大陆即将开战的消息,宵月可谓是经历了血的洗礼,从得到他母后的允许。

    尽管知道,牧歌的身边,已出现了命定之人,那个特殊的位置,再没有他立足的可能,宵月除了落寞,便是祝福,见识过夜幽帝强大的他,相信牧歌会幸福。

    如果牧歌不幸福,哪怕是抢,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将牧歌抢回灵犀鹄族内隐居起来,不让任何人找到。

    这是隐藏在宵月温润纯良外表下,内心的执着和疯狂。

    “莫轻尘,无风谷主,清河岛主,萨满祭司,毒蛊王侯…”一系列的自报家门,是一只风格迥异的队伍,“为了摩罗格大陆而战!”

    ……

    人数不在于多,而在于精,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代表着一方霸主,就连魔兽,也都为了大陆安危,放下成见,自发的参与到战斗中。

    再看十大家族,却因为私心和利益,沦为了堕神开战的利刃。

    堕神中,包括梅塔特隆,菲尼克斯在内,此番共计十三位堕神降世下界,当然,都是使用了秘法,与阿利奥克一样,不及原本的实力。

    不过,饶是如此,也不是人类你所能抗衡的。

    一个月的不眠不休,魔兽和人类对战堕神旗下的十大家族,几乎是不眠不休的战斗,渴了,就着血水解渴,饿了,直接啃着干硬如石头的干粮,丝毫不顾上面沾满的血迹。

    一步一个血脚印,血战御敌!

    干枯的沙地,仿佛血染一般,每一脚踩下,都有血水渗出,让人心惊,究竟要多少鲜血,才能将整座沙地渗透?

    十三位堕神的联手,让夜幽帝,红衣妖孽大叔,以及看不下去,自动出手相助的阿利奥克,都大感吃不消。

    十三位堕神无所顾忌,哪怕是己方士兵,都可以毫无顾忌连带着斩杀,只为对敌方制造一丝伤害。

    再看夜幽帝,红衣妖孽大叔,阿利奥克,每一次出手,都小心再小心,生怕误伤己方的勇士。

    外加时刻关注城主府,被限制在原地,不敢离开半步。

    当三人都重伤在身的时候,急性子的菲尼克斯终于吐出一句,令他们想要口吐三升血的话来,“你以为,你们以命相护,就能让审判者再次诞生成神?别做梦!”

    “你们知道!”夜幽帝心惊,没想到,堕神竟玩了这么一手,只为消耗他们三人的实力。

    见情况差不多,梅塔特隆也不再掩藏,狰狞大笑,“哈哈…就告诉你们吧,我们没有把握,又怎敢明目张胆来到这里,今日,就将是你们的死期,放心,这场战斗,一条生灵都不会剩下!”

    红衣妖孽大叔脸色沉了沉,似乎想到了某件事,拧着眉头,“她的神格,在你们手里!”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哈哈哈…没错!看来,你们总算想起来了呢,神格不灭,她又怎可能以人类的身份诞生为神?别说成神,就是重返神界都不可能!”梅塔特隆放声大笑,笑得不好得意。

    经过可以放大的话,传遍炼狱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人类阵营,所有人都震惊了,“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真神大人无法成神?无法重返神界了?那我们还有胜算吗?”

    随着希望的破灭,一切付之东流,原本支持牧歌的人,颓然倒地,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空。

    希望都没了,那他们还战什么…

    家园即将毁灭了,那他们还执着什么…

    神都将要陨落了,那我们还信仰什么…

    让人更加绝望的是,曾被圣光军团压下去的鬼影兽,再次卷土重来,黑暗献祭不灭,鬼影兽便永存,没想到,黑暗献祭会落入堕神的手中,亦或是,本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越来越多的人倒下,绝望的哭泣,跪地的嚎啕,被武器洞穿的闷响,将炼狱般的战场升级为人神鬼泣的修罗地狱。

    “牧歌还在!你们又在绝望什么?真神大人还未倒下,你们又什么放下武器?我们的希望都没有放弃,那我们又为何要先放弃?”欧普尼亚一声龙啸,巨大的身躯化作一道金光,奋力杀敌。

    此时此刻,它的眼中,只有“杀!杀!杀!杀光所有敌人!”

    小金四蹄踏空,金色的独角闪烁着耀眼的圣光,不断在空中奔跑着,所过这处,下方的友盟手上的伤口,皆慢慢自动愈合。

    黑色的身影钻入鬼影兽战圈,小黑整个身体全部笼罩在暗元素中,犹如鬼影兽翻版,每一次的冲锋,都能换来一只鬼影兽的倒地。

    银澈立于欧利普的头顶,与欧利普化身冰雪之神,直接冲入敌人后方,只要两者脚下地面三千米之内,皆是银装素裹的冰天雪地,更可怕的是,两人的冰雪组合,是移动的!

    只见漫天冰锥箭羽,金属质感的“咻咻咻咻…”不绝于耳,令人头皮发麻。

    两人身后,是恢复本体的时雨,两人所过之后,不管有没有漏网之鱼,直接补上一口寒气,继而再喷出足以融化骨头的烈焰。

    冰山消融,连接着冰里冻结的人和魔兽,全部碎成粉末,甚至连血水都来不及流出。

    “圣光军团还在奋斗,寻佣兵团也在浴血,还有人没有放下武器,他们都能战斗,我们为什么不能!”千刹浑身染血,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我们是最英勇的战士,为了教主大人,为了真神大人!站起来!死战到底!直到战死不能动的那一刻!即便是手脚残了,断了,也要用牙齿咬碎敌人的喉咙!”

    此刻,他已将儿女情长抛到一边,不管牧歌是否是他的女儿,他都发誓,誓死保护她!

    身体刚有起色的兰卡威,毅然决然得加入这场战斗,因为他知道,牧歌就是他的小主子,不管是男是女,还是神,牧歌都是他的小主子!

    强烈的战意,以可怕的速度,再次席卷整个战场。

    战战战!

    杀杀杀!

    两方人马,再次厮杀到一起,不死不休!

    城主府中,牧歌尽管闭着眼,神识却将整座战场都看的一清二楚,每一个己方勇士的牺牲,就像在她的心头划过一道。

    尽管伤痕很轻,很浅,但是,当成千上万的友人战死,牧歌的心已经千苍百孔,鲜血淋漓,让她痛彻心扉。

    更可怕的是,诞神仪式正在进行,她根本无法结束,更不知道时候能结束。

    看着夜幽帝,红衣妖孽大叔,阿利奥克为了保护她,而伤上加伤,牧歌黑色的睫毛不断抖动,却依旧挣不开身上无形的枷锁。

    看着好友伙伴,一个接一个倒下,战死,重伤不起,尸骨不全,被烧得面目全非…

    牧歌心中的漩涡,越旋越大。

    当看见两个巨大的十字架,被人从梅塔特隆身后推出时,牧歌再也忍不住,凄厉得尖叫,“啊!”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人影,被血染红的血衣,还能依稀分辨出原先的月白色,纤尘不染的如雪垂腰长发,皱巴巴结在一起,上面布满点点暗红色的血块,白色的浓密睫毛,纹丝不动紧闭着,月白色的唇,青青紫紫,布满密密麻麻的月牙形牙印,可见其曾无数次大力咬过所致。

    那个彷如画中走出的画中仙,竟然被折磨成这幅惹人心痛的模样,若不是那世上绝无仅有的无双容颜,牧歌真要怀疑,这是堕神从哪里招来的冒牌货。

    “瑶…为什么会变成这幅狼狈的模样?为什么失踪那么久之后,得到的是你被堕神抓住的消息…不应该是这样的…你是主神啊…怎么会连曾经的属下都打不过…”牧歌失魂落魄,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再看另一座十字架上,一团黑色毛球,全身的毛发因常年浸血,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恹恹不动,若不是那偶尔起伏一下的胸膛,让人不得不得怀疑,那团黑色毛球样的魔兽,早已经死去。

    灵魂传来的悸动,加上那截断去一半的尾巴,牧歌再次失声尖叫,“啊!啊!啊!”

    “小魔!小魔!”十字架上的毛球,正是失踪已久的魔兽,那个纯真可爱,拥有着一双红宝石般瞳孔,依赖亲近她的小魔,竟然早就落入堕神手中,还被折磨到这等境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对无辜的小魔如此残忍!”

    断尾之痛!光是想象,牧歌就无法想象,对恶魔来说,除了成年后生出的双角,便是细长的尾巴,人说十指连心,那么恶魔的尾巴就是人们的十指。

    一下子断去,又该是怎样的撕心裂肺?

    黑色的漩涡中,牧歌变得越来越渺小,每一寸肌肉都在抽搐,每一根骨头都在呐喊,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

    牧歌宛如置身火海冰川的炼狱中,饱受炙热和极寒的冰火两重天的折磨。

    令人精神绝望的是,神识并没有收回,反而更加清晰,清晰到每个人细微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是血流的涌动,顺着伤口喷涌而出的惨烈景象。

    心魔生!

    红衣妖孽大叔心神一荡,回头的刹那,被梅塔特隆偷袭成功。

    “嘭!”身体如流星划过,重重砸入沙地,留下一个黑黝黝的坑洞。

    “欧拉!”夜幽帝大惊失色,没想到,三人中最强的红衣妖孽大叔,居然最先倒下,可最让他无法集中精神的,则是十字架上的那个血色人影

    “白斩鸡,你竟然…被折磨到这种境地!”

    若不是情敌关系,身为副神的他和主神,关系极好,见到故友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夜幽帝哪里还忍得住,“你们真该死!以下犯上,就算白斩鸡拦着,我也要讲你们的神格剔除,钉上九百九十根神罚钉,让你们生生世世都不得超生!”

    十字架上的血色人影,双手手掌和脚掌,各有一根神罚钉钉死,不仅如此,在其胸膛之上,心脏的位置,也钉上三根神罚钉,心脏也是神格所在地,这么一来,他就等于被剥夺了神力,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饶是如此,堕神也没有放弃对他的羞辱,那全身纵横交错的伤口,足以证明,在变成凡人的后,他又遭受了怎样的酷刑。

    “在那之前,我会将副神你,先试验一遍的,然后,再将审判者送到你身边,让你看着神罚钉一根根钉入审判者的身体中,哈哈哈…”梅塔特隆双目赤红,嗜血地舔舔嘴唇。

    电光火石间,不过十招,胜负已定。

    “嘭!”夜幽帝,也被狠狠踢落在地,在砸断城主府的大门后,口吐鲜血,只能无力地倒在地上。

    没想到,梅塔特隆对曾经的主子,会如此心狠手辣,夜幽帝伸出手,手指颤抖,“你怎么下得去手!白斩鸡他带你不薄,竟养了你这只狼心狗肺的无情东西!你这个疯子,你已经疯了!彻底的疯了!”

    “没错,也许当你们四神定下那个可笑的约定时,我就已经疯了!哈哈哈…今日之后,世上再无四神平衡,神界只有我梅塔特隆一个主神来掌控各界!”

    随着梅塔特隆再次招收,又一个十字架被丢出,谢谢得插在地上。

    这第三个十字架上,也挂着五个身影,每个人双手交叠,被一根神罚钉钉死在上面,气若游丝,凶多吉少。

    “巫戈兰墨尔本,巫鲁兹,巫多冬,巫多芬,巫尔麦斯…”晶莹的泪,从眼眶涌出,牧歌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悲愤。

    “啊!啊!啊…”

    尖锐的咆哮,似吼,似嚎,如困兽之斗的野兽,不甘屈服爆发最后的力量。

    黑色的漩涡自城主府上空,悄无声息出现,一圈又一圈,黑色漩涡逐渐扩大,随着牧歌痛彻心扉的呐喊,黑色漩涡中,也传出阵阵若有若无的声音。

    如幽灵索命,飘渺而空灵,死寂又让人感到毛骨悚然,那种像是被人扼住喉咙,呼吸不畅的窒息感,压迫神经,让人大脑出现片片空白。

    仿佛,连灵魂都要被剥离。

    牧歌脑海中,前尘过往,都在快速闪现,就连被她想要刻意忘却的记忆碎片,也都跟着冒出来,碎片的增加,慢慢组建出一副画面。

    一张与她有着同样面容的女子,倏然咧开嘴角,“姐姐大人,清儿终于再见到你了呢。”

    “清儿?你是清儿!”牧歌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的牧清儿,却怎么都触碰不到。

    感受到牧歌的急切,牧清儿幽幽叹了声,“姐姐大人,这里不是您该来的地方,你该回去的是那里。”

    “回去?我该回去哪里?”牧歌湖蓝色的眼中,浮现点点茫然,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惊恐地剧烈摇头,“不!我哪里都不去,我就要这里!我就要陪着清儿!哪里都不去…就像以前一样…”

    “姐姐大人,您该走了。”冰冷无情的声音,一改常态,极其轻柔。

    “我不走!”

    “姐姐大人…”

    “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清儿,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捂住双耳,晶莹的泪,在脸颊留下两道泪痕。

    “姐姐大人,清儿很开心,您当初为了让清儿能站在阳光底下,接受世人接受的目光,立下这条闹剧一般的约定。”

    牧歌失魂一般抬起头,嘴唇蠕动,却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牧清儿双眼眯起,一脸幸福,“但是呢,清儿很开心哦,姐姐大人能为了清儿,与众神斗,与天下争,清儿一点儿都不觉得这个约定可笑。”

    “清儿…”牧歌慌了,纵然在迷茫,也发现了哪里不对劲。

    “可是,清儿不想姐姐有危险,姐姐明白吗?”牧清儿说得很慢很慢,手移到心脏的位置,皱了下眉头,“姐姐有危险的话,清儿这里会痛。”

    牧歌觉得脑袋快要炸开了,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心急欲焚想要跑出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清儿,我不知道…”

    “所以呢,姐姐,回去把,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他们,还在等你…”

    牧清儿的影像,正一点点模糊,牧歌发疯了一般伸出双手,想要将那些脱落的碎片,再拼凑上前,“你呢?那你呢?你不要姐姐了吗?”

    “怎么会不要姐姐呢。”牧清儿忽然歪头笑了,那种刻骨铭心的浅笑,牧歌再熟悉不过,那正是她最长露出的标志性笑容。

    在牧歌逐渐下沉的心神中,牧清儿吐出了令她不解,而又心慌的话,“因为,清儿将永远和姐姐融为一体了吖,清儿好开心呦。”

    “清儿,别走!”

    “姐姐,永远了,代替我,幸福得活下去,永远永远…那样,清儿也就永远幸福了…”

    当牧歌感觉到,她正在一股巨大的排斥力,即将给推离出去,牧歌失声痛呼,“不!”

    再睁眼,牧歌已从心魔走出,应该说,是牧清儿代替她,永远得沉入心魔中,以换来她一线生机。

    脸上泪痕已干,只因泪水已流尽,可心头之伤难消,血水再度从眼眶汩汩冒出。

    大悲之后方能大悟!

    她一朝身死却意外穿越。

    到底是意外还是天意,是神的安排还是命运的捉弄?

    耳畔,似低喃的呓语,如重锤般敲击在牧歌的心尖,“你是顺世而生,只有你才有能力阻止这场灾难。”

    “这场战争必将是你才能赢。”

    “不管几世轮回,大人您都将拯救众生。”

    “…”

    仿佛有什么东西,正破茧羽化而出,尽管还弱小,但大方光华的时刻终会来临。

    人间修罗的地狱,早已因天空的异变,而自发停止,不管是人,还是堕神,皆屏住呼吸,仰望黑色漩涡中绽放出的金光。

    璀璨夺目,摄人心魂!

    “喀!”

    这一声碎裂的响动,微不可闻,却成功牵动了所有人的视线。

    “碎了…封印记忆的神格,竟然碎了…”

    望着化为粉末,从梅塔特隆指缝间飘飘洒洒落下的神格粉末,红衣妖孽大叔似乎想到了某个传闻,该不会!艰难的从坑洞中爬出,望着那漫天金光四射的光景,笑得惊心动魄。

    “哈哈哈!成了,真的成了!”红衣妖孽大叔的话,除了他,无人能听懂。

    双生子,双生子…面为神,背为魔,神魔不两存。

    无极神尊,您当年迫于无奈的暂时压制,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意外情况下,自动破除,并完美根除隐患…

    不过,此时,没有人有心思,去询问他什么意思。

    本该热血沸腾的战场,此刻却宁静的仿若无人,牧歌无悲无喜:“如果一次次轮回,只为这一切,那我便把这宿命的牢笼给破了,谁说归零就是结束,零更是开始。”

    耀目的金光,宛如天际射下的金色利剑,洞穿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金光所过之处,不管是人,还是魔兽,乃至花草树木,只要是生命体,皆全部消失。

    所有人,包括堕神在内,不管是夜幽帝,红衣妖孽大叔,阿利奥克这样的神,还是人,皆无法动弹,只能惊恐得看着金光落下,而自己的身体,在金光中一点点化为虚无。

    虚无空间的某处,没有起伏的空洞声音,带着无可奈何的郑重,“主人,你真的要将虚空连接现实吗?”

    “这个世界已经毁灭,要打破,就必须彻底剔除,连接吧。”

    “主人,你该知道,虚无空间没有光,便没有时间的流逝,那些人进来,打破虚无的秩序,届时,我将再无力掌控虚无。”空洞的声音还在劝着。

    “你忘记了元素的起源,元素之珠了吗?”

    “那是主人的生命本源,失去沟通时间元素的媒介,主人实力必定大降,即便重返神界,怕是也无力再登四神之位。”空洞的声音,有一丝不赞同。

    “四神之位,没有了又如何?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幸福,做一名跳出各界的逍遥神,不好吗?”牧歌的笑容,很浅很淡,几乎查不到。

    虚无知道,他无法改变牧歌的想法,“我知道了,虚无还有一事相求。”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虚无,我答应你,不会让你消失,就算是踏遍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也会将你寻得,就算是等上一万年,十万年,我也会慢慢守着你的灵魂,再次成型。”牧歌眼角浮现一抹苦涩。

    为了新的世界,虚无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离开,不过,牧歌不怕,她相信,她会再次找到他。

    “有主人这句话,虚无就满足了。”空洞的声音,带着笑意,“主人,别了…”

    没有说再见,那是因为,虚无知道,他与牧歌,再无法相见。

    虚无,虚无,本就是虚无,容纳万千人的情感和世界精彩,还谈何虚无?

    记得,要幸福!

    永别了,我的主人…

    新世界。

    沙地。

    人们仿佛觉得,他们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一场醉生梦死,醉到深处,不愿醒来的梦。

    苍茫的黄沙,玩不见尽头,一颗颗苍天古木,拔地而起,诡异的是,不管是树干还是树叶,皆暗红如血,风过,树叶的摇曳,好似神界仙乐,悦耳动听,让人迷醉不已。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更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心中,一个面容模糊,声音清冷的女人,告诉他们,“去吧,去做你们想做的事,做让你们感到幸福的事去吧…”

    潜意识中,他们知道,那个女人,是神!

    后人称:末世轮回中诞生的逍遥神!

    不少人,时常跑到那片沙地,望着延伸到天际的血红古树,聆听悦耳动听的乐曲,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们遗忘了。

    例如,当初懵懵懂懂之际,那个模糊的面容,那个清冷的女声,一股心酸的冲动,总会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牧歌,让他们这样忘记你,真的好吗?”

    “夜幽,在找到瑶之前,我无法与他们相认,与他们的每一段记忆,都有着瑶的存在,我会忍不住厌恶我自己。”

    “我明白,上天入地,我会一直陪着你,这是你答应清儿的,必须连同她那份幸福,永远幸福下去,若是你连我都抗拒,清儿在那个世界也绝不会开心。”拦住牧歌的腰,夜幽帝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印上轻轻一吻。

    新世界诞生的时候,只要还有一口气的人,全部完好如初,而已经陨落的人,则化身一株株血色古树,证明他们存在过。

    令牧歌没有想到的是,瑶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

    她曾返回神界,得到的消息是,主神的神格犹在,灵魂任存,却再无法探寻其在何方。

    灰色的神格,及栩栩如生的主神,依旧沉睡在主神的大殿中,可是,沾染上凡人气息瑶,已无法返回神界。

    得知这个消失时,牧歌便将以梅塔特隆为首的十三位堕神,全部钉上神罚钉,终日丢在神界最显眼的地方,让诸神都以此为鉴。

    牧歌的铁血改变,简直比过去的审判者,还要令诸神感到恐惧。

    在寻找瑶的时候,牧歌解放了玲珑困镜,将玲珑困镜连同新世界,里面囚禁的生物,可以选择去新世界生活,也可以永远呆在玲珑困镜中。

    而人类,也可以去玲珑困镜探险,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与这些奇异种族,正逐渐融合。

    精灵女王当年的嘱托,那两具精灵璧人,没想到就是伊戈尔和伊泰尔,为了他俩不受世俗眼光,牧歌将他们的灵魂,换回精灵的身体中。

    正是他俩对人类世界的向往,才引发玲珑困镜中的生物,对人类世界的拓展和交流。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寻遍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牧歌心灰意冷。

    “姐姐,你们真的要离开?”白拉着牧歌的手,不愿放开。

    “白,新世界就交给你了,我和夜幽想前往其他世界,寻找瑶的下落。”在找到无极神尊,被他几句话点醒,牧歌才知道,她们所处的世界,并非全部。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有无极神尊的存在,牧歌也知道了红衣妖孽大叔真正的身份,兽神尊!也是无极神尊的专属坐骑。

    “姐姐,早日找到主神大人,早点回来。”白依依不舍,将脸埋在牧歌的颈间,抽抽鼻子,不舍道,“我会带领诸神,将新世界管理好的,这是姐姐的心血,我保证,不会让姐姐的心血白费。”

    “嗯,我相信白可以的。”摸摸白的脑袋,牧歌便与夜幽帝,纵身跳入时空裂缝中,去寻找其他世界。

    在时空裂缝即将消失前,白突然恶声恶气的喊道,“副神大人,姐姐就交给你了,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姐姐,我一定给姐姐找一堆后宫,看你还敢不敢…”

    全文终。

    ------题外话------

    感谢亲们一直的陪伴,《末世轮回之牧歌》也终于迎来了完结,一路磕磕绊绊,感谢不离不弃支持小格子的宝贝们,正是有你们在,小格子才能写这里,在年终即将来临前,将牧歌划下一个不留遗憾的句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