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毓秀 第243章: 尾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霍青并非奈何不了这个人,而是,他不想伤及她的性命,也因她这八年来的执着而打动了内心。

    不过这一次,他不能再陪她玩了。她的存在若被李承启发现,只怕小命难保。

    他飞身进入林中,直将她从灌木丛中揪了出来。

    “放开我!”女人倔强,好看的模样,与沈嫣倒有三分相像。她不是旁人,正是连赢,沈连赢。

    “你明明知道,有我在,你就杀不了她。”霍青冷声。

    连赢没有做声。这么多年了,看着沈嫣的女儿长大,她早已放下了仇恨。她不离去,不过是因为……

    “他们一家五口生活在一起多开心!你何苦要打破?沈氏被灭满门,实在不是她的错。”向来少言寡语的霍青难得有这耐心劝上两句。忽而又冷了声道:“你走吧!再也别来了。”

    “你……”不知为何,白间看过沈嫣一家子的和乐,她这下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你要赶我走?”

    霍青听得糊涂了,诧异看她。

    “我一直纠缠,是因为只要我在,你便会在,只要我有所动作,便能见你一面。我……”

    喜欢的话自是羞于说出口的。言及此,她的脸已经在夜色里生出了火烧云。

    “你……”霍青的脸也红了。

    她是老姑娘,他也不再年少。这种感觉,其实早就有了,只是谁也没有点破罢了!

    “那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连赢转身,想赌一把。

    “慢着!”霍青叫住他。

    她回转身看他。他侧过身去,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未婚,你未嫁,也许……可以在一起过过看看。”

    什么叫过过看看?连赢顿时气血上涌,上前便是出了拳头直打他:“你这么勉强,以为我稀罕不成?!”

    霍青一把揪住她的拳头,心里有些慌。他没爱过谁,也不知爱滋味。只是看着眼前人消瘦的样子,整个身子骨都似软掉了。

    连赢胆大,突然倾身,吻上了他的唇。

    这一夜,沈嫣带了李承启登上了比清风观还要高的山顶看星星。

    山风拂动他们的衣袂和墨发,好不凉快。

    李承启衣衫不整,露出结实的胸膛,吻了吻沈嫣的额头道:“今夜不回去了,陪我看日出。”

    “好。”望着星空,沈嫣的心情,和这夜色一样宁静。

    她抬眸,仔细看了看李承启,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他,依恋他,心无旁骛。

    她把头靠在他怀里,嘴角带着一抹甜笑,心想:安阳平泉下有知,定会祝福自己吧。

    “安阳平若知道你又和我在一起了,会不会气得从地底下爬起来?”李承启突然得意地说笑,倒是也想到安阳平了。

    “他会祝福我们的。”沈嫣却是认真的,“临死的时候,他就有这样的期待。”

    李承启得意的笑这才收敛起来,对安阳平这个已死之人,竟生了一丝好感。

    他将沈嫣抱紧了些,又吻了吻她,不免又来了感觉……

    南阳皇宫内,新皇刘基的寝殿,御医赖阳明正在为他扎针。

    “赖阳明,你说,朕这是心病还是身体有病?”刘基袒胸露乳,浑身是肌肉,此时正是微眯双目,斜眼看赖阳明。

    “臣……恕臣愚钝,臣,实在诊断不出。”赖阳明的头低了又低,额上直冒虚汗,脸容之中尽是惶恐。

    刘基敛了笑,忽地拔掉身上针灸,扔到地上,怒道:“你当真不知?”

    “臣……皇上放了臣吧……”赖阳明惊慌地跪到地上,可只觉一只刚劲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身体就不受控,不知怎地趴在了龙床上!他忍不住大叫:“皇上饶命!臣只喜欢女人啊……”

    刘基径直剥了他的亵裤,拿出一只滑腻腻的膏药直插他后庭。

    “啊!……不要!啊!!……”

    诺大的寝殿,赖阳明发出了好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

    若干年后,大臣送往皇宫的美女无数,却一直未有听闻哪个育有皇嗣的消息。皇帝不能人事,皇帝有龙阳之癖的谣言更是传开了,最后一条甚至被人亲眼证实。

    以兵部尚书韦斯礼为首的朝中重臣,纷纷上书,找回太上皇的两个皇室,从中挑选出一名储君——焦怀玉生的皇子庸碌无为,直接被大臣们忽视了。

    刘基答应了,但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储君必须改姓刘。

    这时的沈嫣和李承启,早已带着几个孩子游历到了祁连山一带。见祁连山风景娟丽,遂暂时在那儿住下了。

    李翰十八岁,李霁十五岁,正是意气风发之时。

    问他二人谁有心储君之位,二人相互推让,谁也不垂涎。

    为了公平起见,李承启和沈嫣,就他二人的文化和武艺,做了几番考核。

    结果,李翰赢在了武功造诣上,李霁赢在了聪明学问上。

    李翰遂提出请求:“爹娘,如今太平盛世,适宜文治天下。弟弟的文化修养远在我之上,还请爹娘决断。然弟弟一人入宫,我实在不放心,想一同前往。日后弟弟荣登大典,我必左右扶持!”

    兄弟二人情谊深厚,李承启和沈嫣自然答应了下来。

    “那我呢?我也要随大哥二哥入宫去。”十岁的安阳连城央求。

    沈嫣揽她入怀,笑道:“等你二哥当了皇帝,爹爹和娘也跑不动了。到时让你二哥为我们僻一处别宫住下。到时候你再入宫看他们也不迟。”

    “连城,你难道不想多陪陪爹和娘?”李承启拉了安阳连城嗔怪问。

    安阳连城认真地想了想,终于打消了随李翰李霁入宫的念头。

    这一年,祁连山上白雪皑皑,美得像一幅画卷。(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